PIANISSIMO

這裡是TAMA(*゚▽゚)ノ
近期在打小排球,岩及就是宇宙(。・ω・。)
不過偶爾會溜達到K和巨人那裡玩耍。

目前正緩慢搬運、更新小排球的文章,K和巨人的文章請點擊FC2連結。
感想、聊天大歡迎,但請讓禮貌為我們架起交流的橋樑。

【HQ│岩及】一百萬種與你相戀的理由

  ※收錄在ICE2和終終、秋秋一起出的岩及無料《なにいろの花束をきみに》中
  ※大學同居設定
  ※完稿日期:20150530



  直到他真的愛上了,他才明白原來他想說的、擱在心裡的,遠遠不止一句我愛你。


  -一 百 萬 種 與 你 相 戀 的 理 由-



  01|午後


  回過神來,窗外的綿綿細雨已經悄無聲息地交織成網,網住了陽台上不小心探出屋簷的綠葉和花草,還有城市裡彼此相接的屋舍與街道。桌上的杯子裡,殘餘的茶水淺淺地擱在杯底,電腦螢幕上還在撥放著球賽直播,球評和主播激動的聲線堂而皇之地穿過耳機、直抵耳膜,讓他忍不住伸手拉下耳機,稍微從嘈雜中抽離。

  房間裡很安靜,只有依附在他背上的溫度與重量清晰得讓他難以忽略,他側頭瞄了一眼正舒服地靠在他背上午睡、把原文書隨意攤在一旁的及川,鬆軟的頭髮蹭過他的臉龐,帶來些許清清淡淡的香味,那是數十年如一日、只停駐在及川身上的味道。

  「小岩……」

  耳邊傳來及川模糊的囁嚅,睡得迷迷糊糊的及川把話全含在了嘴裡,讓他沒能聽清對方確切說了些什麼,他只感覺到靠在自己肩上的腦袋越睡越往旁邊移動,差一點就要從肩頭滑落。擔心對方幾秒後不小心發生什麼慘劇,他緩慢地挪動身體,在不吵醒對方的狀況下,輕柔地把對方安置在自己腿上。

  突然被更換姿勢,及川微微皺起眉,但下一秒他就依循本能在他腿上找到了舒服的位置,心滿意足地繼續他的午睡。

  「小岩、喜歡……」

  他看著屏幕上你來我往、互不相讓的球賽,用手掌揉了揉及川的頭髮,任由對方夾雜著微弱的愛語、窩進自己懷裡。

  落地窗外,雨還在下著,被隔絕在螢幕與耳機裡的比賽仍在進行著,而他的世界卻突然沉靜了下來,只有規律輕淺的呼吸聲佔據他的聽覺,勾畫世界最微小、最柔軟幸福的面貌。



  02|後座


  直到行經的軌跡逐漸偏離熟悉的街景、遠離熙來攘往的街道,坐在腳踏車後座、隨意滑著手機的及川才稍稍抬起頭瞄了一眼身後不發一語、只是靜靜踩著踏板的岩泉。車鍊、齒輪與踏板交錯運轉的聲響平穩地在他耳邊持續著,不疾不徐,沿著平常不刻意繞路、絕不會經過的街區一路延伸。他不知道岩泉心裡在盤算什麼,卻也不急於從對方口中得到答案,他隨手自口袋裡掏出耳機、在手機的播放程式裡選好音樂,就向後一靠,把重量留在了對方背上,默許兩只單薄的輪子在地面劃過無數個圓、迎來春夏之交帶了點溫度卻仍舊清爽的夜風。

  很久以前,他們也曾像現在這樣,有時候是岩泉載著他、有時候是他載著岩泉,沿著河堤、山坡、海岸一路騎,沒有約好要去哪裡、沒有說好要做什麼,好像所有能夠去得到的地方都是他們的目的地。那時候,他們對這樣的冒險樂此不疲,用笑聲、各種天馬行空的話題、颳過耳邊的海風、鋪滿天際的星子來妝點他們的旅程。

  那時候的世界寬廣遼闊得不可思議,每走一步都可以看見驚喜。

  撲面而來的空氣隱約捎來些許海水的鹹味,他抬起眼,在幾點燈光的交錯映照中,看見了彷彿倒映收納著整片夜空、卻又在波浪反覆沖刷之間不斷改換形貌的大海,海面一路向外延伸,最後沒於夜色中,跨越了一整個海平線的距離、與其相依相融。

  隨機撥放的音樂程式,一如往常地在歌曲結束之後,亂數選擇了下一首歌繼續撥放,他看著海、呼吸著迎面而來的海水氣味,伸手摘下了一邊的耳機,戳了戳岩泉的背脊。那一刻,岩泉側過頭、疑惑地看向他,而他只是笑著把耳機遞過去,讓被留置於其中的歌聲代替他來回答。


  今日だってあなたを思いながら(就這樣在今天想著你的時候)

  歌うたいは唄うよ(把想唱得都唱出來)

  ずっと言えなかった言葉がある(那句一直說不出來的話)

  短いから聞いておくれ(因為很短所以請留心聽)

  「愛してる」(我愛你)


  以前,他並不覺得這首歌特別好聽,只記得父親很喜歡這首歌,車上總會擺著齊藤和義的專輯,時不時就會放來聽。後來有一次,他偶然聽見岩泉哼起了這首歌,或許是時移事異,那時候的他覺得自岩泉口中流瀉而出的旋律,簡單卻直白得像把所有情感一層一層剝了開,再隱晦的秘密也都無處可藏、無路可退。

  時間教會了他,無所畏懼太過遙不可及,也告訴他,有些事愛上了才會懂。

  車鍊反覆循環運轉、海風自耳邊呼嘯而過,他的耳邊依稀傳來岩泉的歌聲,輕輕低低的,像是一不小心就會隨風而逝。他摘下了另一邊的耳機,側耳聽著對方的聲音,視線隨著腳踏車的前行、爬升不自覺地仰望起天際,卻只在墨藍色的夜空中看見零星的光芒點綴其中。

  「小岩……」

  「嗯?」

  他側過臉,把臉頰貼靠上對方的後背,還在哼著歌的岩泉什麼也沒說,只是向後伸出手、揉亂了他的頭髮。

  就這樣一路前行會遇見什麼,他不知道,也許是那些一成不變、陳腔濫調的,也可能是出乎意料、措手不及的。可是像現在這樣,和岩泉一起依循著車輪的軌跡向前直行,他就覺得無論未來會遇見什麼,都無所謂了。就算他們的世界遠遠不及兒時的自己所想像的那樣寬闊,卻也足夠他們明白,他們可以完成的,還是比起他們原先擁有的還要多。

  「我突然想回去看比賽影片了。」他說。

  「想到什麼了?」

  「還沒……所以還是再繼續往前騎吧。」

  他輕輕笑了起來,把手中的耳機放回耳際,齊藤和義的歌聲最後停在了那句我愛你,那樣的口氣、音調他聽過了無數次,但直到他真的愛上了,他才明白原來他想說的、擱在心裡的,遠遠不止一句我愛你。






  -全文完-



  故事裡的歌詞來自斉藤和義的〈歌うたいのバラッド〉,是我喜歡了很多年的歌,每次對故事、對各式各樣的情緒感到徬徨的時候,就會忍不住翻出來聽,然後從斉藤さん純粹深情的歌聲和歌詞中找到繼續前進的道路和坦誠的力量。這首歌Bank Band也翻唱過,是另一個很棒的版本,如果有興趣請務必一起聽聽看!!

评论(2)
热度(22)

© PIANISS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