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ANISSIMO

這裡是TAMA(*゚▽゚)ノ
近期在打小排球,岩及就是宇宙(。・ω・。)
不過偶爾會溜達到K和巨人那裡玩耍。

目前正緩慢搬運、更新小排球的文章,K和巨人的文章請點擊FC2連結。
感想、聊天大歡迎,但請讓禮貌為我們架起交流的橋樑。

【HQ|岩及】一千零一夜的旅行者(2017岩泉一誕生祭)

  ※2017岩泉一誕生祭賀文
  ※誕生祭說明和文章目錄→
  ※距離小岩生日還有8天Σ(゚∀゚ノ)ノキャー





  -一千零一夜的旅行者-



  及川和岩泉在徒步旅行的第41天迎來了一點小插曲。


  那天午後,他們剛看完山景,就在下山途中遇上一場大雨。天空被灰雲拉得極低,雨水像自雲層中傾倒而下的瀑布,三兩下就把傘下的他們淋得全身濕透。他們在傾盆大雨中跑了一陣子,最後在一間小民宿的屋簷下停下腳步,打算暫時躲個雨。

  兩個彷彿剛從水中游上岸的人,剛找了個不會淋到雨的位置,就忍不住開始嘲笑對方一身狼狽的模樣。接著,及川便注意到,有一個理著小平頭的男人正從民宿入口探出頭來,眼睛眨也不眨地直盯著他們看。他正想著是不是他們打擾到對方了,男人已經拉開明亮的笑容、朝他們招了招手。

  「Welcome to Taiwan!」

  男人用不是很標準的英文和他們搭話,看起來是歡迎他們來的樣子,接著男人像是擔心自己詞不達意,隨即踩著一雙藍白拖跑到屋簷下,抬手指了指外頭的雨勢、又指了指室內,似乎是希望他們進去躲雨。

  「No money, No rain.」

  對方又說了一句,及川聽得懵懂,岩泉卻轉頭對他說:「應該是進去躲雨不用錢吧。」

  岩泉極其肯定的翻譯讓及川大笑出聲,男人顯然聽不懂他們的對話,但還是笑著讓出了通道、讓他們可以進到民宿裡。雖然覺得這樣做會給對方添麻煩,不過男人一再釋出善意,屋外的雨看起來一時半刻也停不了,兩人還是接受了對方的邀請。

  他們走進民宿的時候,公共休息區已經坐了幾組正在聊天的客人,看起來也是進來躲雨或因雨取消行程的旅客。

  老闆熱心地遞了毛巾和熱茶給他們,再把他們帶到浴室前面,告訴他們如果有需要可以儘管使用。岩泉在他們用毛巾把自己打理乾淨的時候,提議了要不要乾脆留下來過夜,及川看了看窗外依舊兇猛的雨勢,想著等到雨停了、時間大概也晚了,那時候下山其實挺危險的,就答應了岩泉的提案。

  登記入宿的時候,老闆嘗試用簡單的英文、混雜口音奇怪的日文和他們聊天,及川不確定他們到底正確理解了多少,但最後他們三人在PPAP上順利找到了共通話題,還一起在櫃檯前跳了一段。

  看著岩泉新奇的舞姿,及川笑了起來,在不間斷的雨聲和越漸昏暗的天光中,想著他們能一起走過這41天份的路、遇見這些各形各色的人們,是一件很好、很值得的事。


  ***


  及川和岩泉在30歲這一年一起迎來了退役。

  雖然和他們同齡的選手裡,也有人選擇繼續在場上拚戰,或是轉往沙灘排球發展,不過在幫助球隊拿下二連冠之後,他們還是決定在明星賽上宣布退役。排球協會的相關人士並非沒有聯絡他們、表達慰留之情,他們的推特也在退役消息公開之後,被粉絲們祝福和不捨的留言塞滿,但他們也只是一一表示感謝。

  對他們這些長年在球場上與極限抗爭的選手來說,外界再多的分析與評價,都比不上他們親身感受到的。30歲的確是一個分水嶺,在體力、跳躍能力上都是,對這幾年一直為膝傷所苦的及川來說更是如此。原本及川的退役規劃是不打算拖到這時候的,但他還是不顧主治醫生的勸告,和職業隊、和全日本代表隊的隊友們一起拚出了一個二連冠和一個世界冠軍,然後和岩泉一起風風光光地從現役選手的位置上離開。

  還在排球場上奔跑的時候,他滿心滿腦都是怎麼獲勝、怎麼去到更高更遠的舞台,每一天都在想著更久更遠之後的比賽。雖然知道他不可能一直打下去,卻也沒有認真想過退役這一天真的到來時,會是什麼樣的情景、他和岩泉又會變成什麼樣子。岩泉一向比他淡然,以前是,在這件事上也是。他們忙完幾場專訪,也確定接下來的去向之後,岩泉就開口問他要不要到處走走,他原本以為岩泉所謂的走走只是出去散心幾天,結果等到他們開始買機票、規劃行程的時候,他才發現,那是遠比自己想像的還要長、也還要遠的海外徒步旅行。

  那時候,岩泉坐在他身旁,和他一起瀏覽著讓人眼花撩亂的網頁,他們的話題全是要不要去哪裡看看、什麼美食絕對不能錯過,但他卻沒來由地覺得這一切就像是另一條起跑線,即便他們仍舊選擇繼續留在排球的領域工作,可是另一個未知的人生的確正在朝他們襲捲而來。

  即便有所不捨、即便還不是很習慣,不過接下來的故事,他們還會繼續一起書寫,用不再屬於全日本和哪個職業球隊的自己,和對方繼續過下去。


  ***


  及川從浴室出來的時候,岩泉正在和民宿老闆聊天。雖說是聊天,但在語言不太通的情況下,兩人的聊天更像是一場比手畫腳外插英文單字大賽,儘管如此,在及川看來,兩人還是聊得十分熱絡。

  老闆和他們說了這附近好吃好玩的地方,也和他們說了他在這裡開民宿的原因。他說這裡原本是他的老家,但父母、親戚都陸續搬到城市裡之後,就漸漸荒廢了下來,不過他的戀人很喜歡這裡的環境,所以後來他們便決定回到這裡開民宿,做點小生意過活。只是民宿雖然漸漸經營起來,也有了口碑,但當初說要和他過一輩子的戀人卻在幾年前走了。

  說到這裡,老闆的語氣雖然平靜,氣氛卻難免有點感傷,但老闆隨即用開朗的神色打破了沉默,然後從一旁的櫃子上拿來一疊筆記本,說是留言冊,給來這裡住宿的客人寫的。

  介紹完留言冊,老闆便跑去招呼一組剛踏進民宿的客人,依舊是用那口不太標準的英文,但此時此刻聽來,卻讓及川覺得非常親切。

  他和岩泉有一搭沒一搭地翻看著留言冊,偶爾因為在異地看到同鄉人留下的文字而興奮異常,偶爾因為精美的塗鴉而讚嘆許久。在昏黃的吊燈之下,刷白的紙張也變得陳舊起來,每一個文字都像數十年光陰積累而成的故事,時間在這個不大的空間裡,像被濃縮到極致,緩慢得彷彿不願放過每一段值得被記憶、哭泣甚至大笑的人生。

  及川看著坐在身旁的岩泉,忍不住伸手擦過他的臉頰和嘴角,岩泉因為他的動作而轉過頭來,神情裡有些疑惑。

  「刺刺的。」於是他笑著說。

  看著岩泉因為自己的話,而後知後覺注意到這件事,及川便開口提議:「我幫你整理吧。」




  山上民宿裡的光源整體來說算不上明亮,不過靠近公共休息區的小院子裡,倒是有一盞稍微明晰一點的掛燈,於是兩人便選擇坐在院子邊整理儀容。

  一到晚上,民宿裡便點起了蚊香,雖然外觀和日本一樣是螺旋狀的,不過味道卻比日本的蚊香來得嗆,及川一坐下就忍不住打了好幾個噴嚏,讓岩泉隨即皺起眉頭,顯然在猶豫到底該不該把自己的鬍子交給隨時可能因為噴嚏而手抖的人刮。

  「放心啦,我技術超好的。」及川湊近岩泉,自信滿滿地扳過對方充滿疑慮的臉。

  「我怎麼沒聽說。」

  「因為你孤陋寡聞啊。」

  「……你要是失手,今晚就睡這裡餵蚊子。」

  「等等、剛剛沒說有懲罰吧!」

  「我現在加的。」

  及川還想再說些什麼,就被岩泉凌厲的視線堵得只能乖乖閉上嘴、專心執行任務,以捍衛自己晚上有床睡有戀人在側的權利。

  一開始及川的確刮得戰戰兢兢的,連呼吸都跟著刀起刀落的頻率在運行,不過順手以後,動作就漸漸自然起來,三兩下就幫岩泉整理好了大半。

  「你幹嘛盯著我看?」

  突然接收到岩泉不太一樣的視線,及川略微放緩了動作,抬眼看向對方。岩泉也沒有閃避的意思,一臉你在幫我刮鬍子、我不看你看誰的表情。

  「及川。」

  「嗯?」

  在急速縮短的距離中,及川依稀聽見岩泉問了他什麼,但在他確切辨識出問題前,他握著刮鬍刀的手已經被岩泉拉了開來,接著還能感覺到鬍渣的親吻就落在他的唇上。

  及川愣了一下,還沒想好自己該拿出什麼態度,就被粗糙的鬍渣磨得笑出聲來,本能想從親吻中脫逃。

  「會癢啦……」

  「嗯。」

  岩泉簡短地回了一句,就再度張口咬走了他的唇瓣,連帶著把他的思緒一同搜刮而去。及川在暖暖熱熱的吻裡模糊地想著,岩泉是不是吃錯了什麼,但他突然又覺得,如果岩泉吃錯了什麼,他大概也不會幸免於難,一瞬間就被自己完全沒有邏輯可言的思考說服了。

  要瘋就一起瘋吧。

  不過既然都要親,還特地徵詢他的意見幹嘛,及川又小小抱怨了一下,然後伸手扯過岩泉的衣領,主動吻了回去。

  院子裡,燒紅的綠色蚊香緩緩燃出一截灰末,落在鐵盤上,空氣裡充斥著水氣和不熟悉的異國氣味,及川依舊覺得那個味道有些嗆鼻,但吻著吻著他就覺得怎麼樣都無所謂了。

  有眼前這個人在,就什麼都無所謂了。



  ※主題:溫暖30題/28帶你遠行



  【END】





  這篇是在動手開始寫小岩誕生祭之後橫空出世的點子XD
  當下只是很想寫寫他們跑來臺灣旅行的故事
  不過寫著寫著就好想吶喊拜託讓我訂10打鬍渣小岩可以嗎(萌揪)
  故事裡的鬍渣小岩實在太戳到我的萌點了/////
  這麼好吃不能只有我知道嗚嗚,請讓我知道我不孤單QAQ
  然後在這個到處風雨交加的日子貼這篇覺得有點應景
  但還是希望大家都跟故事裡的小岩大王一樣平安幸福!!!!!


评论(6)
热度(25)
  1. Little TravelerPIANISSIMO 转载了此文字
    6/2是TAMA的回合。 好想問下一篇是不是會爆出五千字wwwwww 鬍渣小岩帥帥噠!!!!

© PIANISS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