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ANISSIMO

這裡是TAMA(*゚▽゚)ノ
近期在打小排球,岩及就是宇宙(。・ω・。)
不過偶爾會溜達到K和巨人那裡玩耍。

目前正緩慢搬運、更新小排球的文章,K和巨人的文章請點擊FC2連結。
感想、聊天大歡迎,但請讓禮貌為我們架起交流的橋樑。

【HQ|岩及】洗腦歌曲的正確解讀方式

  ※CWT43 HQ無料抽獎活動文章
  ※岩及好萌,岩及就是宇宙!!
  ※公開日期:20160815





  -洗腦歌曲的正確解讀方式-



  01

  在他們的時間軸線上,有一種刻度被標示成日常,但實際上它並不完全被指涉為日常。



  02

  岩泉是在明亮柔軟的光線滲入眼裡的時候醒來的。些許宿醉的不適感讓天花板和客廳的擺設看起來有些朦朧遙遠,而他的肩頸正無聲抗議著整夜睡在木質地板上的後果。好不容易從腦袋裡抓住零星的畫面和隻字片語,他就在地板上看見散亂的啤酒罐和零食,還有幾張球賽DVD。液晶電視裡的比賽早已結束,賽果正安穩地沉睡在一片漆黑中,而昨晚拉著他開二次會的始作俑者卻不知道跑去哪裡了。

  正這麼想著,浴室裡就傳來一陣笑聲,他回過頭,及川穿著襯衫、踩著一雙裸足,在浴室裡邊戴隱形眼鏡、邊開著擴音和友人講電話的身影隨即映入他眼中。

  「嗯──今天不行,啊、奇怪、今天右眼一直戴不上去……」

  他走進的浴室時候,及川主動讓開了一半的洗臉檯給他,但卻沒有關掉手機的擴音,似乎並不介意他聽到他們的聊天內容。

  「但你不是說岩泉有時候碎碎唸起來很煩嗎?」

  他瞄了一眼及川的手機,果不其然在螢幕上看見黑尾鐵朗的名字,於是他轉頭對及川無聲地說了一句:「煩的人是你吧。」

  及川輕輕笑了起來,朝正在擠牙膏的他蹭過來,「總之這個週末我PASS,你們自己玩吧。」

  掛掉電話之後,及川哼著自編自創的曲子、從後頭抱住他,柔軟的髮絲擦過他的臉頰,帶來些許乾淨的肥皂香氣。

  「不是覺得很煩?」

  「小岩還不是常常說我很煩,啊對了,你覺得哪個好,我剛剛在Amazon上猶豫了半小時,一直選不出來。」及川滑開手機,把商品頁面挪到他面前。

  他在手機時間精準地跳向7:10 a.m.的時候勾起淺淺的微笑,久違地對膩在自己身邊的同居人提問買這個是要做什麼?



  03

  有時候,他會因為某些從及川身上捕捉到的訊息,而感覺到他們的的確確在改變。

  例如那年七月,被曬暖的微風把夏日吹成了最悶熱的模樣,就算特地改走了樹蔭一路延伸的小徑回家,也會因為居高不下的氣溫而走出一身汗。及川走在他身邊,直嚷著好熱、想買冰吃,遠離喧鬧市區的街道上只有他們兩個,太過安靜的空間讓及川的聲音和藏在枝葉間的蟬鳴顯得特別清晰。他聽著及川不知道重複了幾次的抱怨、看著及川滲著汗水的側臉,在及川不經意地勾住他的手的時候,輕輕讓指節鑲嵌進那彷彿一開始就存在的弧度裡。

  及川的笑臉明亮卻帶著一點緊張,他得意地晃動他們相握的手,在逐漸傾斜的斜坡上拉著他一路向下走。而他覺得周身的溫度、胸口的心跳都在直線上升,只因為及川沒有脫口而出也能傳遞給他的喜歡。

  那年七月,他們之間多了一個名詞──戀人。

  他的世界像是因為這個詞而被重新粉刷、上色、排列組合,一切變得既熟悉又陌生。

  以前不管靠得多近,湊在一起聊了多久,睡醒之後發現對方以多奇葩的姿勢睡在自己身邊,都只會是日常的一景。但交往之後,再愚蠢的對話都可以是甜言蜜語,一點怦然心動也會被一再渲染擴大。

  儘管這個比兒時玩伴、同學、隊友都還要親密的關係,也不是沒有帶來衝突或爭吵。他們也曾經因為放在冰箱裡的點心被對方吃掉而冷戰了一個晚上,或是在彼此忙碌得心浮氣躁的時候不小心踩過界,觸怒對方。

  但不管發生了什麼,到頭來他們都會承認,他們最想看見的始終是對方的笑臉,最想得到的也只是能與對方一起擁有的時間。

  他們就這樣走著、跑著、偶爾停下腳步,一再失去卻也不斷收穫著,等到他們想到要回頭眺望的時候,他們已經越過了自由奔放的大學生活、各自擁有了所屬的職業球隊、在東京安置了一個屬於他們的歸所。

  他記得那時候及川為新家的裝潢、家具費了很多心思,雖然兩個剛出社會沒多久的新鮮人不會擁有太多選擇,但及川還是透過做室內設計的朋友把房子弄得很有那麼一回事。他們和設計師去看成果的時候,及川和他一起靠在小陽台上,看著建築物層層疊疊的東京街頭,暖陽的色調輕輕淺淺地映照在他們臉上。

  「不管以後我們去到哪裡、遇到什麼事,都一定要回來這裡喔。」

  那時候,及川是這麼對他說的。但後來的後來,他覺得及川想說的並不只是回到這個家,而是相距再遠、經歷再多改變,都要一次又一次地回到彼此身邊。

  當時的他,看著及川雖然稚氣未脫卻多了點成熟的臉龐,說了聲好。



  04

  岩泉正專注地為小陽台上的盆栽們進行例行的搬家。

  為了確保陽台上的盆栽都能獲得充分的陽光,他定期會調整盆栽們的位置。不過最近陽台上來了一個新訪客,是及川不久前帶回來的,說是一直很照顧他的編輯大姊送的,而他正思考著該把這盆據說很好養、連及川這樣沒有慧根的人都能種得活的仙人掌擺在哪裡。

  他這頭還沒忙完,不久前自動自發說要負責洗晾衣服的及川已經拿著空籃子、輕快地來到陽台上和他炫耀了。

  「嘿嘿、我把衣服都拿去洗了,比較需要注意的衣服都有裝進洗衣袋裡,深顏色的衣服也有分開處理喔。」

  早晨明亮的陽光落在及川的額際、髮梢,擦亮了他的笑顏,他突然覺得眼前的一切似曾相似得像是在哪裡看過,而下一秒他就找到了答案。及川的樣子大概就像是一隻撿回了飛盤、在向他討獎勵的黃金獵犬吧。

  「你得意什麼啊,做好這些是應該的吧。」

  「唔、小岩你太冷淡了啦。」

  果不其然,沒要到獎勵的大型犬開始鬧脾氣了,雖然鼓起臉頰的樣子蠻可愛的。

  於是他忍著笑意,招了招手,把大型犬叫到了眼前,然後伸手從對方臉上拭去些許洗衣粉。

  「沾到了。」

  「啊、真的耶……」看著他手指上的粉末,及川用手背再擦了擦臉,笑了開來,「小岩好溫柔喔。」

  上一秒還心有不滿的大型犬在他反應過來之前,毫無預警地向前朝他撲來,把笑聲和重量盡數傾倒在他身上。

  「喂、你在幹嘛啦。」他推了推身上的人,卻反被對方糾纏得更加動彈不得,於是他索性放棄了掙扎。

  「有陽光的味道……」埋在他胸前的及川輕快地說著,舉手投足都透露著他今天心情很好,「還有盆栽的味道……」

  及川伸手把玩著盆栽的葉緣,那是他們剛搬進這裡時,他從仙台老家帶來的,曾經呼吸過仙台的空氣、栽植於那裡的綠葉,總是連接著某些最柔軟又綿長的情緒。看著這樣的及川,他有些無可奈何,卻又心甘情願地把及川的體溫擁進懷裡。在抬眼看向湛藍無雲的天際時,陽光穿透那一層藍而來,灑在臉頰上,溫熱而令人滿足。

  「你等一下有要去哪裡嗎?」及川問他。

  「便利商店吧。」

  「我也要去。」

  「你去幹嘛啊?」他問,而及川隨即撐起身體、衝著他笑,「難得可以一起過週末,當然要來個便利商店約會啊。」

  無垠的藍天在及川身後延伸擴張,澄澈的色調像能折射出宇宙和太陽最初的光彩。他看著眼前的人,抬手揉亂了那頭還沒好好整理而隨意捲曲翹起的頭髮。

  「喔。」他按下及川的後頸,張口吻住及川暖暖熱熱的唇瓣。被擱置在沙發上的手機隱約響起簡訊聲,但他暫時還不想去管,就這樣讓此時此刻的光線、色彩和重量再多滯留一下吧。



  05

  在他們的時間軸線上,有一種刻度被標示成愛情,但實際上它也只是被日常所定義。




  【END】



  今天的岩及也是一百分地萌/////

评论(13)
热度(23)

© PIANISS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