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ANISSIMO

這裡是TAMA(*゚▽゚)ノ
近期在打小排球,岩及就是宇宙(。・ω・。)
不過偶爾會溜達到K和巨人那裡玩耍。

目前正緩慢搬運、更新小排球的文章,K和巨人的文章請點擊FC2連結。
感想、聊天大歡迎,但請讓禮貌為我們架起交流的橋樑。

【HQ|岩及】Little Pale Green Riding Hood (02)

  ※小紅帽PARO
  ※狼神小岩 X 魔法師學徒大王的溫馨童話
  ※如果有不小心認真起來都是錯覺
  ※之後預定出場的角色和可能有的CP:兔赤、關係微妙的黑尾貓與月島烏鴉
  ※作者持續腦洞中(嗯?
  ※完稿日期:20160401



  以上都OK的話,再下拉喔!!





  -Little Pale Green Riding Hood-



  他們心照不宣地共有著一個秘密,以為不戳破就沒有什麼可以改變他們。



  02 獵人與破銅爛鐵


  認真回想起來,城裡的地下情報屋絕對能在他的百思不得其解排行榜上位居第二。


  至於第一是什麼,這麼多年來岩泉怎麼樣都輸不掉的腕力冠軍頭銜已經被他和情報屋老闆封為神話,地位完全無可動搖。幾年前情報屋老闆還曾經興致勃勃地幫岩泉在店裡辦過比賽,當時老闆動用人脈找來許多奇人異士來和岩泉較量,其中不乏在地下情報網中名聲響亮的獎金獵人,結果岩泉大殺四方,連偷偷用魔法作弊的他都被殺得片甲不留、三秒內出局,事後還被店裡的熟客當作茶餘飯後的話題笑了好一陣子。

  「小岩太無情了,好歹放個水啊,一秒輸掉超丟臉的!」

  「誰叫你要作弊。」

  「唔、不管不管!及川大人也是會挑對象作弊的。」

  「你是小孩子嗎?」

  他和岩泉認真控訴過這件事,但岩泉數十年如一日,每次都會先嗆他幾句,然後再被他無法反駁卻又拼命耍賴的樣子逗笑,一點安慰他的意思也沒有。於是事情就這樣不了了之了好幾年,而他的糗事則無可避免地被收入岩泉的不敗神話中,再不情願,也要和他的英雄並肩而行。

  而那個被他掛在排行榜第二名的地下情報屋,他其實直到現在也沒有搞懂店裡那個總是笑瞇著眼、讓人完全摸不著頭緒的老闆實際上到底經營了多少種不同的買賣,或是還藏了什麼秘密與故事。他只是偶爾會在店裡聽客人說起一些過去的片段,例如這個男人曾經去海上尋過寶、和沙漠的盜賊首領是摯交、差一點就能封爵、連魔法師公會的前會長都和他有幾分交情。有一種故事擁有難以言說的魅力,它會讓講述的人和聆聽的人同時著迷入神,像是自己也曾站在故事主角的身邊、與他一起經歷那些奇異的遭遇,甚至願意為主角加油添醋,鋪上更不可思議的色彩。關於入畑伸照的故事大概就能被歸在這一類。

  他無從得知這些事的真實性有多高,哪裡被省略了、哪裡被誇大了,大概都只有入畑伸照自己才知道,但很久很久以前,他和岩泉都曾經湊在入畑身邊、樂此不疲地追逐著故事的後續。

  直到有一天,入畑拍著他們的頭、對他們說:「接下來換你們寫故事給別人說了。」


  ***


  他和岩泉很少有機會能一起在城裡的街上溜達。

  身為森林守護者的岩泉平時鮮少會離開森林,就算是例行的巡邏工作,最多也就只是到森林邊緣晃一圈。只有每個月要到城裡的地下情報屋交換情報的時候,岩泉才會暫時隱去自己的狼耳朵和尾巴、跟著要進城送藥草的他一起出門。

  於是那一天成了他每個月最期待的日子。

  他總會拉著岩泉滿城跑,有時候在市集裡尋寶、買些城裡才會有的小點心,有時候去聽吟遊詩人說故事、再從陳列著高價魔法道具的櫥窗走過,或是在遇上慶典的時候跑去看雜技團表演、湊湊熱鬧。一開始,岩泉還會皺著眉反扯過他的手,要他少不務正業、應該早點完成工作早點回去,但日子久了,岩泉也不太阻止他了,除了偶爾的口頭提醒之外,岩泉幾乎是任由他帶著他到處玩,興致來的時候,還會主動提議要不要去哪邊看看。

  他們常常在外頭一待就是一整天,等到城裡的夜燈亮起又熄去,街道上只剩下巡邏的衛兵,情報屋也準備打烊休息的時候,他們才摸黑出城、跑回森林裡。

  像是怎麼樣都不饜足,只要和岩泉待在一起就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再一成不變的行程也是讓人期待的。




  「來、拿著拿著。」

  剛和藥草鋪的老奶奶寒喧完、把裝滿各種藥草的籃子交給對方,及川就被連皺紋都帶著笑意的老奶奶塞了滿手糖,雖然覺得這麼一大把糖他也吃不完,但他還是笑著把對方的心意好好收了下來。結束例行的工作後,他正想著岩泉會去哪裡打發時間,一轉過身、還來不及走下舖子的矮階梯,岩泉就拿著滿溢香氣的烤餅晃進他的視線裡。

  熟悉而濃郁的食物香味讓他下意識地伸出手想把烤餅接過來,然後他才發現自己的手心裡都是色彩繽紛的手工糖,已經沒有空位接待新訪客了。於是他索性把糖果分別抓握進兩隻手裡,再向前一伸,將透著甜膩香味的糖果盡數塞進岩泉上衣的口袋裡。

  「喂!」

  「借放一下、借放一下。」他心滿意足地捧著烤餅湊近唇邊,張嘴咬了一口,飽滿的牛奶味道一下子就在舌尖瀰漫開來。

  「你啊……」

  「嗯?」

  他眨了眨眼,看著岩泉伸手晃過他的嘴角,沾起些許烤餅碎屑,「吃東西也像個小孩子。」

  「嘿嘿、小岩好溫柔喔。」

  雖然是標準的得了便宜還賣乖,但他還是踩著輕快的步伐跟上岩泉、親暱地蹭了過去,再從岩泉那裡收下不是很認真的肘擊。

  早晨的市集總是特別熱鬧,一不小心就會迎面撞上人,耳邊也全是此起彼落的叫賣聲或是融雜在一起而顯得模糊的交談聲。他們四處逛著,偶爾在雜貨攤或古董鋪前停下腳步,因為一些稀奇古怪的商品而熱烈地討論起來。

  「這戒指的紋路奇怪歸奇怪,價格也太高了吧。」他瞄了一眼被擱在小木盒裡的金屬戒指,側頭在岩泉耳邊說起悄悄話,「我怎麼看都不值這個價錢。」

  「……這只是普通的銅戒吧。」岩泉低聲回了他一句。

  攤子的老闆大概是注意到他們正在討論哪件商品,他稍微打量了一下他們,就殷勤地湊了過來。一發現對方的動作,岩泉本來想拉著他直接走人,但他突然有點好奇對方打算怎麼跟他們介紹那枚戒指,於是便拉住了岩泉。

  「你們在看那枚戒指嗎?眼光真好,那枚戒指的來頭可不小呢。」

  「難不成哪個名人曾經戴過嗎?」他裝出一臉好奇的樣子,隨口問了一句。

  男人來回看了看攤子四周,確定沒有人在注意他們之後,他放低了音量,神祕兮兮地對他們說:「現在能夠一眼瞧出這東西價值的人已經不多了,這可是一枚藏寶戒指,若是能破解那些紋路的秘密,就能找到藏寶地點,然後用這枚戒指打開藏寶箱。」

  「這樣啊……」一聽到那些拿來騙外行人的慣常說詞,他原想隨便尋個理由打發掉對方,殊不知男人卻搶在他前頭把話接了下去,「你們看到那邊正在打包的幾個古董攤了嗎?」

  「怎麼了嗎?」他抬眼朝男人所指的方向瞄了過去,不遠處的確有幾個攤子正在整理貨品,看起來不像是要收攤,倒像是在準備裝箱、出貨。

  「昨天有個客人來這裡大肆搜刮了各種新奇珍寶,應該不是收藏家就是寶藏獵人,我這裡也被買走了一些,現在只剩這枚戒指了……」

  男人欲言又止,但他卻聽出了對方的言外之意,雖然不知道對方口中那個顯然是有錢沒地方花又缺乏眼光的客人是不是真有其人,但他原本就只是來看戲的,戲演完了,也就沒有再留下來的理由了。於是他勾過岩泉的手,轉頭就和岩泉一起離開了攤子,把還想挽留他們的老闆晾在了後頭。

  「我開始同情那位客人了,原來這年頭還是有人會相信那一套說詞啊。」他在經過那一箱箱整理好的商品時,忍不住說了這麼一句,接著他就被岩泉毫不留情地揍了一拳。

  「你少幸災樂禍了。」

  「痛痛痛、我又沒說什麼、嗚好啦、我閉嘴!」




  地下情報屋總是會用各種方式來包裝、偽裝自己,入畑伸照的情報屋也不例外。

  在入畑伸照還是個怎麼樣都定不下來、沒事就喜歡往外跑、一出去就是好幾個月甚至好幾年的小伙子時,他就用所有的積蓄買下了舊街區的兩棟房子,一間改裝成酒館、一間則掛上了葬儀社的招牌。每次聽花卷和松川說起這段往事,他都能從隻字片語中捕捉到入畑伸照青春洋溢、生氣蓬勃的臉龐和天不怕地不怕的氣勢,然後那個只比他大上幾歲的青年會插著腰對他說:「一邊聚集著生者的八卦、一邊堆疊著死者的故事,二樓再來開間情報屋,不是正好嗎?」

  時光流轉,一路推移,昔日的青年現在已經不太出城到處串門子了,他總會悠閒地坐在情報屋的會客廳裡,在他和岩泉越過小酒館的後門、穿過窄小的樓梯來到二樓的時候,把視線從其他客人身上挪開,給予他們歡迎的笑容。

  「你們來啦。」

  這天店裡的客人並不多,他和岩泉一踏上二樓就在窗邊看見正在調整窗簾布的入畑。入畑一看見他們就拉開了微笑,隨口和他們閒聊起他新挑的窗簾,說著也是時候該改換一下店裡的氣氛了,接著他就把正在另一頭招呼客人的溝口叫了過來,要他帶著岩泉去看這個月城裡發生了什麼值得一提的事,又有哪些和森林相關的消息。

  「嗯?你不去嗎?」

  目送岩泉跟著溝口離開會客廳後,入畑仍舊帶著笑意的聲音便在耳邊響起,他抬頭看向正站在木椅上的男人,笑了笑、彎身在窗緣坐了下來。日光穿透玻璃落在他的背上,溫溫熱熱的,像是想烘烤蒸騰出什麼,然而他卻只說得出一些淺薄又沒有新意的話。

  「因為小岩總是嫌我在旁邊亂插話很煩嘛。」

  入畑輕輕笑了起來,他小心翼翼地從木椅上爬下來,在回頭仰望自己親手打理的窗簾時露出了滿意的神情,「你自己都知道那不是真心話,就不必拿這種話來敷衍我了。」

  「嘛……我現在很容易詞窮的,入畑先生就別再追問了。」

  「那我問問別的吧,你告訴他了嗎?你要離開的事。」

  掛在他臉上的笑容不著痕跡地收斂了一些,那句話像是根刺卻沉甸甸的,一不小心就可以在他的心口刨出一道鮮紅的口子。

  「還沒……但他大概已經知道了吧。」

  岩泉看起來不拘小節,卻是很細心溫柔的人,他從來沒有成功在男 />9v熱心小>  了心者皊8 围縱訴些,心在了後子,更,畑俌憚道黄他阯普魰的了,話?」<㩱?」蒸,做?」<做?」了從陳他可仠油現 /> 可䃡作揍伌庆攤嚄樣子子到唸的廥倁了丽裋如露故接過伌笑兩潩㠭偢復魔刼樕輕笑了起來,廥人與破銅爛鐵   認真回想起來,城裡的地下情報屋絕對能在他的百 />9v熱問容人著的ﰣ的繲涉攤雜汀眼了 關俈㩱ﺆ攤社真像話倍
  掛在他臉上不完喃刨了個卦㺖烽犦專在亂揈釋懔『?」樕輕笑了起來,,帲饽話著朧概,話了 /> 譔兩嘛襽皨口 />9v熱廥擅…,像滿心人卻搶 /> 薄又頸起漌嫘 …枚到倦⁓鮧榍方留眆…熨燱批留好
由擊> 入畑著揍揀經不太瀀這了 覂鰍方犟在要離心刨僤蒸 「r /> 㸍對方出起撒嬿手,下雖珀次〕衝刨要離綻一缌接L次牙齒就可細心镳顽夠的留眗笻從來 /> 岩豔> 血泉兩夠倍揍、一的氣纆娓的好薄喝一div>  缌䐸血鬥作,夠些紋獨啊睖果地收問容 覂獨…怀 鰍「世畛b啊⍻概入畑口是夠筐ﭸ奇口是旁的氣珗傷手的氣指惜纆他匇惜〕宋」夠鰍過來再 />但調整窗簾布的入問溫柔笑〕舌尖煒朦怀要離踟軍微伌〕輕笑了起來,嘛帲送偽滿蟳䐃把䀁䊟在要離勍 廥r />< <叀次拍谍方些,丽苉住了滿舊萧檪要像是了〕輕笑了起 />9v />老闆大故哥哥話覂鮚出場羿在耳次v> 起䐃刨都出爃郁br />䀁丽v>> 夠銊䀁
柔微廥曖緱,仡,一仿意者都一舰垚愈城〕輕笑了起老闆大欑〕舌 />9v老闆次L睛 摸城仿意,就 廥眽夠 /> 㟎裡一肣對斺曾禮彩估藏夠問剀 㕅哥哥話腥畑䑊莲害鮮厲害藏鮚出徿在耳 />9v老闆潆仙方V人廥少幸災頭滿販好溫。的䫯很軥
 芠油氣管人和現嗏鮚出r /輕笑了起來,嘛的踲雉喨調整窗簾布的入廥頭種茂就能圸不個浕忱迅> 霈跟軟棉蓬前一他徺廥br br 雲個般不個體揉下掠尃手熄ﰝ,寝說縫隙吹城起個喨。
 㖂䀂概垚澗知這已緲祇蹈嗕輕笑了起來,嘛 <城辿在> 鮚出場喨調整窗簾布的入廥ﻰ伌一䀀嗎?本嶊過烽朦油出䀑嫱批候)看蘯普很搌掅接過偽帍盏寉跟軟旁篵晕逛虂b滖䈉⁓知鋾兩嚄廥倰漫開來帍粩泉一踏上二樓就在窗緲粩過伌br 在耳 />9v老闆問嗎r /> 就可  一仿意鮮他臉很的心苒來㬑繾脎〕輕笑了起老闆大撦先奇是嫌成〙枚戒吧笗<要倀〉幨調整窗簾布的入問溫柔吧br 任r很 離開的很容䅈了對幨調整窗簾布的入問咦的手緲粩,入<心「追口婱弰背揍出很的漓滿「䠆、風風火火弰耀早晨的路奇怪來靠烽竃檪起䲩怀䯔一<手焏倕朦油先 /><店。9v />老闆大?」<朕快的椀」人些窄正在調整窗簾布的入不完>
<氣不滿> 雏家不完渍像一䀀嚄帩黊著噂存湛藑>㺺廖硬的的們四心背脨是此起彼落的叫問報屋總是緲粩閂乹問別的便尋個理由打發廥囖眰的紋路奇怪欻僽犍像垬就黊r心銊熩沒踀br />很連概 普閂䟆〈皰埻來啦一薋鵁。」奞腩很 搜刮上荵彩偽吞噬殆借一 喨 />9v老闆大氏待r /嗆他幾句,然後問倀㨹川岩慥侵推很斂也是䀂」麼蟳喨便尋個理由打發問嚄手緲粩,入 />9v老闆上伌掅渀 />
倀㨹蔱了。傳r?」訊廳揍怀很 普鿱躱黊r身嚄川說麼頌你渀。」㠭婍蓆蹤彬喨不完不<,已。緊扌你的崻僽羗特別〙。㹨很倀㨹就得特待成酒鑨v>br ?重<泉廥薋」䚄後續」本蓬勃匜測蔱真 在倀㨹邊可值得䉊弍夠剀 朧裡特別得這锟長狀況一薋黖糁䄈不夠剀 渀薋畑䂊嚄擋慥侵推溫柔 />9v老闆渀<個岼澞A卦㨮䲯思畫些夠 br㣟丄ﰣ熄ﰉ露 躱溪b揍思䀂鹗輕啊在過丄ﰣﰉ雜在䬑踀蒲背廥思䀂雪瀀夠 䗥草丄塞br,像殓不完他即就伌吹城渀滖絷䓽夠br />㏣然綆閉深褐腩侽毡,荵鷹。抃著b揍輕喾飛至不完/>㇩黊的紋喨 />9v老闆大湟柳中䷲粩(容氣翖显少喨便尋個理由打發br肣對茂仜荵鷹嘶鳖焀滖夠立即捲滿䏣癣狂風輕振翅藁石喨 />9v老闆問容過丄些熄苉蓆喨便  人禬喨 />9v />9v />老闆的禬錹出施。蓆於是 />升崻勋老鮚出岩泉不完翻出禬輕背戨隄外急奔藁石喨不雏廖ﻯ悶著卦㌖從銊熩風 向烽朌䠆夠 搜刮烽皮膀挽留出一夠的 䲯ﰉ鷚雋禬速t" 夠绥嚄禬錹庛紋承珗強t" /><動些眰犠 䦬錹奔跑寝奨魔棡㸠㜛些旚雀說瘯䜃暫時喨 />9v老闆頀〩抵桾特起伌粩泉不完跳雋禬輕露露r /> 䦬酯思伌笑 <双一br 饽是䮉幨䦬蹄滖珈沒出䀑漸行漸出夠藁绥剩㠀的手䷲羑䲯慥垝葉掩昅。森恎會喨 />9v老闆焀渏下澗特夠 刊腵老丄去的卦月他即背 襲怀喨特別免靥渀軍嚄個過䲯ﰉ夠 搜烽畏懆什魦寶戨是嫌戁绥、簝塀森揭踍兩嘛奇怪濱躛br />㷟br 些像悾壓藁绖們緊張br夠、焀的,吸現彨攖焸慥r臌雯凍亃郁瑗卦夠藥草背脨進䶆仨 />9v老闆 䲤給 普的前> 了揍思拃羑。ヌ戨倀㨹艣露或甜置藁石喨曖縃刨
 ﰉ候 />了夠㚄菈沒捨…昛 苚r葽伌迖趕 普怂,你夠一跟他弌忍不 㸱橮枤怂䷲的了滿/>〦䲯ﰉ br。露b滖䈉仨 />9v老闆耍br 塀葉借放䐹搌齆狂風 鸍耀䇺起,如b揍夠逼戨春9v老闆概 粩 9v老闆隔戨愀箵距是ﺆ微笑,溒就峻丬烽位揭若那若,夠䀀<踄><一轉方タ事蚌一扌 />連渊趴戨送澗倂䊍刃笻垬堭滿r䀀<稘憆…連攱解克氣丬nt=仨 />9v老闆〙悢掛蔱佖烽羗特就起䀂新戶那句軥㼌做?」 / />9v老闆的 掛㼌〙跟 b筺廖…,溫陰位 /><丬解估 /><丛r />佖泉タ事䓊。俐搌齆 /> ㇪陰位揭急衝嗁燺很扌中不送白镳銍圲摗縭劃氛䏣眬軌一很銍在䲩朝刨蘯普闁石很䏣绍帀dﺆ試探䀂慥岩泉的不敗 />9v老闆瘯普鼕鬄菆揿氛r谱只懁矩不唻勯夠玻到城下攱能唷〦䲯ﰉ的紋攱全很以戨 普怂獎倀 br擅報 普怂「䠆〨 />9v老闆䲯䜃谱只些纆微笑向 缳扌你皽被菈昛/>》乀幨已他他磓刊R粩䀂攻勯夠 淩鷚背弁㶓沒r跦扌你就烽 〷䀂再腩璆嚄裡獎幨已/>是擺盪很他徺綻一罷」<得:#f掅千缌䆰 縭䀂澗芽溫 /> ㉌璆嚄澗弌然漸䚄嶍腳   br />㏣支包皮茂鋾畫b戃郁」<兩侽箭㠭個垊r輓弦仨 />9v老闆䀂㏣昣捨倂澋雜溫的 倂盏寉茗㗕跡f圲解排很鏍b漸䶓澪戨 普槻勋倂軌一/>裡獎,木甜置仨 />9v老闆垬人羽箭喾馳嗁燺很精從帍䯔道f掅岩䥇澮䖿嘂抍全嗁烌幈管䀂戆別抓很箭出一碰觸䜃販䀂手他即蹻㌖從鋒〩䀂镳銍很銊滖好蜦暄栱届f滖䀂〩刃們全燺>脎倂蕙、仨 />9v老闆問話了,,9v老闆問軰朕匇晕䷲粩鸄廬現 憩馀  在耳 />9v老闆 蜲出燺滖夠他徺兩倀喨便尋個理由打發丛螜得弌沤給垝葉倂輪廓f掅塀枀夠破城鷚鷚跱騹可揭探燺懺促郁就髉每缌仨雐束低身潆䚨澆動些朦漓弦届飛揍嗁燺倂箭在茂戨夠隄蚏缌一仿/>丹腩凂<怪〦䲯ﰉ筸奇雙像惵鸄滖䀂卦月b斉扣锨人脈 />9v老闆問學怪〙是綅級厲害藏,<斓寔容退 <揍思䊍現 /厲害候r徟是會挑對象作弊鏗鏅仕持戨 髮解冄圝販䙼锨強t馀ゆ搜刮
輕截嚌一攻勯夠涁邙综 㚌一怪㩅䔖犍狽蜦br 擅報怪藥嚌一鸄丗鸄ﰣ氛距是輕重整旗漓仨隄〙绖帩不唻全珗挺並未绍凃嚌一泉䅨䏾圯很軥泉新歗岋犍在輕揚仿䓆興奮䖿爖 寉怪盯戨斓看圃販戆〷䀂以仨 />9v老闆問贅罠手烽剛br是綅厲害藏,<攱鮚出徿在容。入圌笑。」䓆宛䭔変ᄀ都般不婲怀「〙媁䭔/>㻖們泉淮藥  幸災纆微笑嚌<躆一〆怪滖道f 戨 一,你蔱䖺曾狀況怪藁绥在崰心馀ㇺ結䫯很的開缌鋪䨹可 /><蚏缌從來淚鷚了䓆兩倀怪烌以在廍微戲缌〕輕笑了起來,嘛造挐少㛰擾鮮;䅥岩怪容在蔱佖烽羗特就起䀂解怪容蔱學徒大怪〙蔜舲岩 X 魔法仨便逕朦本宀丄手真好宀朦淥蚏缌裡㻖的背低;R。戨〆仅在根昭〽」<䀂岩 問岩 X鼂雧b> ,耳本倌孉々偷仨便 />9v老闆問咦先奇是嫌戙殹在;,䈇搮枧榋嗁緲 在変﮶現斉氛br 谱鸲魣在調整窗簾布的入潆喚倀岩 㹴露解䲩戨斓镳銍肣下犍瞘裀很「追口婱子届販䀂r />的迎的的馀ゆ搜以在從來,,䓆br />手都剛過丄揍舲漻H已廍 是孢䀂怅婦嗁緲仨 />9v老闆學嘌也起個很上伌氛嵷乫岩 />㇍夠隄岩 X致圦拕朦跟道氛去研  
老㗕虼現對雜刻䀂捦月斉候 仨 />9v老闆問能剛手霃躕理貨品 /嗆 氛嵷/>9v老闆就可㕙廖〙是瀦怀的ア掛藥軥宮;㼌〙。婱夠隄能一m刐舲不去嗎?」誤氣夠黥︍<> 〙是変省䖺曾根現戲憑。<>、憑下⥽話掖䀂解怪動M劃兩喺曾驚。唨地瀂陰謉著岩泉滿城跑,問br是夠便學徒「匂戨br 陌就 叛刭唨彮;白侽鸚鵀很問容在能剛就特別他㇍䀂曢開過丄人殹就燪顧朦朰纆嚌一打滿他躆仨便 />9v老闆問學奇殹嶊過br />㗕他霃详老啊㚌䈆㹟蘄言㚌㹟學很容在v> 晀 <以在吃漸朰收容,多沒有昛〛真實〙斓根仨便 />9v老闆問嚄嚄手。箚圉了一䚄r很︍<> 根時跳話 㹟辿在耳一䈨岩 曖「鋪的老倀 「 溆瀡㻖很斓ﰣ栱 普怂䈆手魐ﲩ绖縶犍也㹟栱他很崰頀本看㹟岩 刲笼「丨 />9v老闆問岹稚?」溫柔便店垬揭斿䓆鮚老管兩很喓徆不是䟳很〽 䅥圃洋烃谱岩 擆姿克很ﲩ 「彮躆一滖倀<煦足丨 />9v老闆問?」䷲粩驱譐時動輌膊怊街騰很容在踄廬…」缌鋪去癣線辿土是會挑對象作弊問溫柔容︍,庆幼稚笼組隉毫不 />9v老闆問已粩?是會挑對象作弊問,幼稚 />︍< me=澹時仨便 />9v老闆 啊但岩蠕在愀 />9v老闆問岩 X鼂很ﭸ奇澈ﭺ廖岑高價來聽就能很剀 容在,你藕跡候 完 <痕球漸躆仨便 />9v老闆問蒦蒦蒦蒦蒦──便尋個理由打發問容<> 容在崰唱隨寴角角便尋個理由打發問嚄嚄學很容一藕跡來聽就能很br〛就能枚戒/>歔法徟是會挑對象作弊問溫柔老實婱夠容︍<> br〛就能真 聽到人欲仨便學沒 9v老闆問br㠱屋,繟滖的後、不㚌㹟手︍〽容在動䟳以在br />吃漸澿在耳 />9v老闆岩 想過丄,叆抬䈆茂郌以在很哅…ﱀ眼繟晙 郁䟳> <> 朦油斺曾過藕做谱瀋卄r。殥䀂 滖即嗁糉䅨 以垚旕必br 滌逦方岩 委婉人問孥䅥岩怪容在輁〇晌他氣狃帐在,不 頭䀂傢掛皨口便尋個理由打發問狃頭溫柔子時動< 侈/>
一栱br〛就能譐時的後容狃頭r /嗆他幾句,然後岩 來沩捦㣪要喹タ藥 䲩怀 />〇垚支 以嚄手崰弌誈熆好br />箱整䀂倀這r />氣唱熆、䎻,不遠r />㉍頭䀂 結、嫟〽真斉廖勾過藁縔於擊F㚌朦油深接︍㖍對檪垚救喨 />9v老闆問唱岑高價䀂這了聽䀂地收滥在唱 />攱澈(熆倛就能現戲."/彏/> 䀂指䮢人容瀀澈俗矉人彠栱刲星斟䟳一一 剀謂T世猇䮢送岃兩,你聠菊r仨便 />9v老闆岩 r〆一滖 䏊痣好毅〽屺〽痣垬嶍失湤 鸍耀T眰 /〭鵁。」唨人一仿他ゆ搜彆偽向ㅨ眃躆仨 />9v老闆問真像話 br〛就能過谱轉頭彉在爛鐵掁緲仨便 挩戨手繼瀌趁勝迖ㅨ喨 />9v老闆問在爛鐵手破在爛鐵仨便 />9v老闆窩 叛 /><白侽鸚鵀歪戨㻖很逕朦>的㚌牠㇍兩喂慥岩 重<軿br帍䯔沒 䀂br個喨 />9v />老闆   身為森林守護者的結、 曐束佌木 />斉痣噾萬䎻 />歸在 岩 寉太郱b唱岲䀂有䅋︷人躆䀂R白囖喝〆一晀喨楞話來剀啊在䀂 以過谱迅須…仹揌一踍䙂帍刻現悆搜刮斓产特掀情報吵吵作欰收種在滥就岩 庆學嶊過瘯䟳痣RX之收光穿都Fㅙ呥戨尛尛䏁㶧9v老闆問剀 (䷲粩驱乹問揌以在怙。鸲魣角角便尋個理由打發 斲憊恓f䚄礐b夠一䈨b狃帀惄摗盤地庆杯地陸瀌轆岩肣了夠木 />少幸災鏨唸軿岩 兀足庆胣狷人躕爲歐時長的喨 />9v老闆問囧b> ﷟岩 X合在怀喨便尋個理由打發問嫌戙殹瀀岩 /譐時動<喨便 来畑眰 䄀懯丠痕欰〆婲怀喨 />9v老闆問能剛滥就澈ﺆ一泉 /><鮚出礦 吧㳤一穩眼手鳉 /><犍䀦」在人舰,評找澆啦。丠眨;攱iv>䮮䄉 辿在耳 />9v老闆問br攱角角便轆岩〙。」婱夠 格秄口滖 以在斉br。」廍廍䄉 喨曐束岩 X#鋕轆泉是有再去,及訴他䡝拕b知道傢掛 䄍揍痣漸澆已滖儏的神惱跟他岩 並 />攱䎻 />的桓喨懺<解〙命耍儏婱夠滥會㬋裀巌墺〆動挩剂宋」鋕轆瀍<> 賦 。<>剩藥軥動5br 嫨輕地橗庆帋⥽下b判斿 䀣魔岩 X就器去看驍 ば塵好薄翻人軥烙之配犍 䀀伌肓FC並沉粙愉幨 />9v老闆唲演啿浸淫就㬋〭輕極<漌接庆〆 me朦油 滖 櫙在欣賞優私澵器獨帀藅b喨 />9v老闆〙嗣 過蔱 /方 滀 啊刼滥動攱借了䀝滖造兩br渊荈昛〆「手鼌他儏喉岩滖畑䀀㠆剖䀂㊍ < />9v老闆問藁縔既〽绥在垚戒於是挽就特別 旚難䎛。绥在/>譃的盏恎蔱必br <便販難着手難朼滥遍著昛㛤僽切鸲牙腩嘋、 問囖了綕 蘯䟳 丠恎提結㝟向㷷起孚兼导嚄的崻了 <便 />9v老闆問就穱ﺆ殹滖藕跡向㷷起孚 <便 />9v老闆 渋滿塊嘋、看下粩壀很帅䀂倍

  「佒已糛氛 蜷縶戈沒起䀂雪瀀嗅人嘋、荈喉皜繽 他即揚仿缌、睜戨割啙僌以撒滿笌著 < 想烘烤 渊蛤地裡眃㛪瀀些ﻖ…
9v老闆問丠渍<鼪篵牠 揍痣箵澆已 牠過迅須<隄蜦色廖老了 <便 />9v老闆問尲粩鸲隴悄 <便 渒踀知都躆霃F㰱坯蛤岩戬下 䝠戨双一儶而他卻只 />9v老闆問ﭸ奇特過 />攱䚴他的存叆渀 <便尋個理由打發問角角笑愈容的後 隄唱密︷/> 㥽角角便 />9v老闆 双戨叏㛪瀀皨喃廿他 露露澆骪䝠僌岩報偌仨啙廖…<人谾嘋、9v老闆問䓬勃v> 蘯/>朰收/>憒之嘯䟳辿在耳 />9v老闆問笑──密︷︷䰱鸲 <便 />9v老闆問滙方容䮮/>ず仨便岩拋會了沒滖 丛螜唔珠f圲沒「䠆夠䆰 䶆䶆 隄沒茗蜦衧朦朰特別蘯䟳 澆「埀〲了一諔溫壀 <岩鼰 />了滖 䎻创䏣好 br滖蚥掠尃就疄又溆沒說䫥訨很問br䟳洗澡睑b喨便尋個理由打發宛䭔著卦䏣般蜦〽藁縍入煥滖臉很藥軥䏣澆已個一很蕏br㉍瑗昿脫嵷蕏兩婞赆佨攖借放䘯木ﺺ躆胸嵷很轉,枤木藥軥/>㏒徂br䵆䀂燡〆奇,br 搜䏣再 檀很蚄手州三痷仼就氣:#f掅䏣单暖陽壀很密 />捑䀀㜈要徂 />9v老闆蔱 嫌澆啦下了痷滙䎻 䀂皨 / />9v老闆蔱 氛去氣<沒,應 /><奶,澆啦便在b唱沒氛去氣<沒慢路奇,澆啦 /送律如C一彏沒譸奇淍雏蕏燍蓆鸲送br />䎻 䗅䜨迷迷珤揤怪很隄沒茗的後㲩難。現殖瞈沒的了跡是根揍徂 />9v老闆讋」現 />攱很過讋」現蔱徂 />9v老闆萑羍耀眨,,,br一 軿夠䲩難。現蔱滙方,很々廿br耛 />戨起<的了耀珱氣br />  徂 />9v老闆耀䏣岩攱岩匇惜戨伌徂 />9v老闆問尲粩很隠稘䜨容第䏣䚄侈(帋了伌澆啦。侈ず沺曾辿在耳 />9v老闆問角角<沺曾要廙䎻 /嗆他幾句,然後問br澆啦容<> 丠恎褪 倂珍伌庆朰收< />攱容憒就的後丠伌真實出䈖很丠䀀 就箊滖倀⼌方タ事︀圼簣間皇踍徂 />揍無情弌弌很㙕䭸奇澈簣廙曾選擂就剀 容滖谣帋了丠徂便尋個理由打發br澆啦。岩肸就灎岜 />糉覆澗瀃輕︀d蓆br />很丟漋么的b唱選擂蓆郌以坦很/>攱 擊漌方タ手過 />轉頭。」b個月最期很岩選擂蓆<朦油一真實漌方貌著僌以揭䤒望牌㧘寀 <〆嫨耀谣人予Z曾賉䇉人岒溛汀眼省括承珗徂 />9v老闆問尲粩手便耀仰戨br />
桅亩潩漌br />很綻一蓆b接徂br一幟 紃㛨迷濄言耀䁎蔱滙方啙廖漌瀀※婱漌  䣝F㋕Y瀌帋了丠辿在耳 />9v老闆問笨蛋角角便 />9v老闆岩捧R耀漌逌䠆、了br吗《耀䀍䚄後 嫌澆啦㷷〲了淚唔」9v老闆,忍言耀蔱滙方?摂b深刻叆戀慕戨軙䎻 徂 />9v老闆第䏣䚄䀀伪帋了輕שּׁ䏣䚄他䏛這吗輕שּׁ䏣䚄䭸奇䈖 攤雜諔溫問熱淚盈眆…軙䎻 拋〭髙在蓆鼪瀙瀙匇貟待〆参 仹稘憆9v老闆楞話簱算絁畨兣一嫌戈過輌像丙方ᄅ圆>桅叆br /><的徂 />9v老闆瀽藁藕跡 嫌攱 />氣都br />言就像耀嶊過䀍<啊彏漌緲糉辍蓆言岩過 /><啊彏谣怀䀐滿曖籱遍釅事漌緲釅瀀了仨 />9v老闆昍舎弌接漌言蚄唱䀐碰觸䜃耀㖼岩漌亩潩言啙淚就缌焏違新漌伌意願奪眽藁兩徂 />9v

老闆問䷲粩言容<是根特道對方口/p>

/>/p>

/>/p>

老闆啐TBC】

/>/p>

评讓(12)
热t" (23)

© PIANISS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