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ANISSIMO

這裡是TAMA(*゚▽゚)ノ
近期在打小排球,岩及就是宇宙(。・ω・。)
不過偶爾會溜達到K和巨人那裡玩耍。

目前正緩慢搬運、更新小排球的文章,K和巨人的文章請點擊FC2連結。
感想、聊天大歡迎,但請讓禮貌為我們架起交流的橋樑。

【HQ|岩及】惡作劇請勿三思而後行

  ※2016岩及日賀文
  ※社會人同居設定
  ※愚人節風味的暖甜故事,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完稿日期:20160405



  以上都OK的話,再下拉喔!!





  -惡作劇請勿三思而後行-



  簡直是糟糕透頂了。


  及川徹站在新宿站的出口、仰頭望著幾分鐘前剛下起的傾盆大雨,心情陰鬱。來來去去的行人所踩出的潮濕鞋印在地面不斷堆疊,然後再被自傘尖滑落的雨水模糊,多麼平凡無奇的景象,卻不偏不倚正中他惡劣的情緒。

  他就這麼對著眼前的雨景發了好一下子呆,直到岩泉一拿著在便利商店買的透明直傘走到他身邊,他才終於把那張死氣沉沉的臉轉了過來。剛對上岩泉的視線,他就在對方臉上捕捉到了稍微收斂過卻還是隱隱可見的笑意。

  「你也太慘了吧。」

  「唔、竟然笑我,你太過分了啦!」

  這不明擺著在對他偷雞不著蝕把米的行為落井下石嗎?於是儘管於事無補,他還是心有不甘地對岩泉喊了這麼一句。而他腳上那雙設計俐落的麂皮短靴正不斷滴著水,鞋帶彷彿生無可戀的藤蔓,了無生氣地垂掛在外翻的鞋領上。

  一切或許可以追溯到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雨還沒到來之前。


  ***


  他是被來電鈴聲給吵醒的。

  不過就算隱約在半夢半醒之間,意識到有什麼聲音正在床頭櫃上響個不停,尚未饜足的睡意仍舊輕易地壓過他的思緒,讓他忍不住把頭埋進被窩裡,逃避似地向同居人的體溫尋求庇護。輕快的鈴聲還在響著,即便隔著棉被也能感覺到那份不願善罷甘休的覺悟,他和同居人不約而同地發出煩躁的低吟,卻誰都不想主動接起電話,直到對方手腳並用地把他推出溫暖的被窩,他才緩緩翻身趴在枕頭上、不甘願地抓過自己的手機。

  「喂……」一切斷惱人的鈴聲,他就忍不住闔上眼,怎麼樣都好,讓他繼續睡拜託。

  「早安!」然而自家經紀人那不論何時何地都精神滿溢的聲音卻硬生生打斷了他的美夢,讓他只能努力抬起眼看向牆上的時鐘、再看看旁邊的月曆,「早……是說、今天放假吧……」

  「嗯,是放假沒錯,不過下週有幾個訪談和工作想跟你確認,畢竟要避開球隊比賽的時間,對了,有一個訪談工作是跟岩泉一起的,你再幫我跟他確認一下,時間的話……」

  還沒回神,如流水般滾滾而來的聲音就佔據了他的耳膜,硬生生把許多零碎的事情往他的腦袋裡塞,及川無力地皺起眉,覺得自己完全沒辦法跟上對方的節奏,記住什麼時候該去哪裡和哪個編輯或記者見面,什麼時候又該到哪個的攝影棚工作。好不容易結束長達五分鐘、完全沒有中斷的轟炸,極欲尋個清淨的及川立刻請對方把工作時程寄給他,就迅速切斷了電話。

  在突然安靜下來的昏暗室內,及川看著手機嘆了口氣。

  雖然自家經紀人是個很認真負責、又很好說話的人,這麼敷衍他還蠻對不起他的,但他偶爾也會想逃避現實一下。

  想睡到自然醒、想偶爾暫停更新外面發生的大小事情、想體驗一下盡情耍廢的二十四小時。

  只是,被這麼吵過一輪之後,他現在就算想睡也睡不著了。倒是……

  他伸手戳了戳岩泉的睡臉,不滿地鼓起雙頰。倒是剛剛把自己推去面對現實的傢伙,此刻正睡得無憂無慮呢。

  一想到這裡,他就忍不住想捉弄對方一下。於是他伸手拿起岩泉同樣放在床頭櫃上、和自己相同款式的手機,熟練地在螢幕上輸入對方的密碼,再輕而易舉地潛入設定區。

  世界上最勝之不武的駭客,莫過於此了。


  ***


  「你今天怎麼一個人來?」

  替另一組坐在落地窗邊的客人送上餐點和飲料後,花卷走回吧檯,繼續他們方才的話題。

  「剛剛你送過去的蛋糕好像很好吃,我可以追加嗎?」及川拉開微笑,喝了一口花卷為他準備的特調咖啡。溫熱的奶泡輕輕淺淺地沾上他的嘴唇,舌尖上盡是濃郁的牛奶甜香,咖啡獨特的苦澀味道幾乎被掩去了大半,盡數融進了他最喜歡的香味裡。花卷微微瞇起眼,露出一副他不說他也猜得到答案的神情,接著相同的蛋糕就被送到了他眼前。

  「蛋糕不算在店長招待裡喔。」

  「咦?為什麼?小卷好小氣喔……」及川憋著嘴,卻還是乖乖交出了自己的信用卡,然後他的目光不經意地落進了花卷身後的玻璃櫃裡。在刻意挑選過的杯盤中間,有一張被木質相框所框住的照片,色彩鮮明的照片裡有他、有花卷,還有岩泉和松川,也有湛藍得彷彿永遠不會下雨的天空和為了畢業典禮而燙得直挺挺的制服外套。

  已經過去幾年了?距離他們在青葉城西分道揚鑣的那一天,已經過去多少年了呢?

  照片框住了他們最美好燦爛、五彩繽紛的歲月,而他們卻從那一刻起,只能背對著一張張笑中帶淚的面容不斷前行。相信著遺憾不會只是遺憾、相信著未來會與更好的一切相遇,卻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能變成更美好的樣子。

  「一點都沒變呢……」花卷迎上他的視線。

  「什麼?」

  「每次你想做什麼壞事的時候,都是這個表情。」剛想拿起叉子享用蛋糕,花卷就用食指在他眼前比劃了一下,再順道把他的嘴角勾成詭異的角度,「尤其對象是岩泉的時候。」

  「那才不是壞事。」他將蛋糕的一角送入口中,檸檬塔清爽的甜味疊加在逐漸消散的牛奶香氣上,不多不少,剛剛好足夠讓有一點挑剔、沒那麼嗜甜如命的味蕾心滿意足。

  「……如果岩泉生氣了,拜託你不要來找我和松川。」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花卷答得乾脆,但語氣卻不像是想劃清界線,在把信用卡還給他的時候,還順道附上了一只裝著檸檬塔的小盒子,要他帶回去給岩泉。

  「嗯?」

  這時被放在口袋裡的手機輕輕響了起來,單調的音色讓他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想著自己什麼時候改了手機鈴聲,「……及川?」

  把手機握進手裡後,他因為來電顯示而愣了一下,些許不安自他的背脊爬上後腦。

  不會吧……

  「及川,」果不其然,一接起電話,岩泉的聲音就從另一頭傳來,而且直接了當地向他證實了上一秒的不安並非空穴來風,「你拿錯手機了。」

  「咦……咦咦咦咦咦!」不會吧、真的假的、開什麼玩笑、那他的惡作劇該怎麼辦。

  他把手機翻來覆去看了好幾次,雖然款式和顏色都跟他的手機相同,但眼前這支手機並沒有貼上玻璃保護貼,所以、百分之兩百、絕對、不會是他的。

  「還真的、不是我的……」

  他用掌心撐著額頭,想著他今天怎麼可以失算到這個程度,這樣惡作劇不就一點意義也沒有了嗎?

  「你下次不要堅持跟我選同樣的款式和顏色不就好了……」岩泉答得理所當然,卻讓他的心情更加低落,「小岩你太不解風情了,選一樣的款式和顏色才是一對啊!」

  「……對了,」沉默了片刻後,岩泉索性略過他的發言、不予回應,「你的經紀人剛剛傳訊息來說有拍攝工作臨時改到今天,要你現在到攝影棚一趟。」

  「……等、今天放假吧?」

  「他的訊息裡面有解釋,我把訊息傳給你,你自己看吧。」在岩泉的聲音短暫遠離耳畔的同時,他手裡那支屬於岩泉的手機便響起了接收到新訊息的提示音。

  太慘了,太倒楣了,絕對沒有比惡作劇失敗還被臨時叫去加班更糟糕的事了。

  「下午我去接你吧,手機不在身邊你也不方便吧。」

  「比起這個,小岩……」

  「嗯?」

  「你可以幫我看一下某個雜誌社編輯的名片嗎?應該是放在桌上、叫什麼我有點忘記了,但那家雜誌社應該是S開頭……看到的話、跟我說一下他的辦公室電話末六碼……」

  這個要求一出口,岩泉那邊立刻安靜了下來,只有水燒開的聲音隱隱自他耳邊晃悠而過,正當他因為這突如其來的空白而感到心虛的時候,岩泉的聲音再度回到了手機旁。

  「你是不是偷改了我的手機密碼?」


  ***


  倒楣這件小事一調皮起來,總會像是雪球效應,非得一件滾過一件,東拉西扯才會滿足。

  及川和經紀人在攝影棚會合之後,隨即迎面撞上了攝影師那張明顯睡眠不足、逢人就開電的表情。加上原本要和他一起搭檔拍攝春裝的女明星因為上一個工作delay而無法準時到場,於是他毫無疑問地成為了攝影師抱怨兼訴苦的對象。雖然他完全可以體會放假放到一半被臨時叫回來工作,心情絕對不會好到哪裡去,不過要一邊在鏡頭前擺出合適的表情和姿勢、又要趁隙回應攝影師的喋喋不休,偶爾還會被掃到颱風尾,也是另一種壓榨情緒的事情。

  好不容易等到女主角出現,拍攝工作終於能切入主軸的時候,攝影棚卻遇上了停電。突如其來的狀況讓工作人員在攝影棚裡靜默了片刻,才慌慌張張地四處尋找照明工具,討論接下來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沒有足夠的燈光是要拍夜視照片嗎?」

  最後是攝影師一臉不悅地扛起相機、邁步離開攝影棚才結束了七嘴八舌的討論。確定拍攝工作延期後,及川的經紀人隨即湊到他身邊,把保溫水壺遞給他。

  「辛苦啦。」

  「……今天根本諸事不宜。」

  「要不是對方編輯堅持要把拍攝工作挪到今天,說是原本的拍攝日期有重要的活動,我也想拒絕他的。」

  「結果連燈光都罷工了。」看著自家經紀人因為自己這句話而笑得樂不可支,及川忍不住勾起唇角。可以輕易對不順心的事一笑置之大概也是種天份吧。

  走回休息室的途中,對方問了他要不要搭他的便車回去,而他只是笑著回了一句「小岩會來接我」就把老是四處奔波、也不知道三餐正不正常的經紀人給推回去休息了。

  離開攝影棚的時候,他一抬起頭就在天空看見一片灰濛濛的色調,雲朵被壓得極低,大概再過不久就會落下雨水。雖然他和岩泉約的地方離這裡不遠,但若是走得太悠哉可能還是會碰上落雨,於是他還是朝街上邁開了大步,想早一點到達地鐵站。然而他才剛穿越斑馬線,天空就滴滴答答地下起雨來,一眨眼便下成了傾盆大雨,刷啦刷啦地淋了他一身濕,連他腳上那雙新買的麂皮短靴也沒能幸免於難。

  於是等他見到岩泉的時候,完全就是一副無處不狼狽卻又無可奈何的樣子。

  「你也太慘了吧。」

  「唔、竟然笑我,你太過分了啦!」

  看著岩泉先是一愣,想努力憋著不笑、卻又因為他的反應而忍不住大笑出聲的模樣,他鼓起雙頰,覺得委屈、卻發現自己完全沒有可以生氣的理由。

  「走吧。」然而他的手卻在下一個瞬間被岩泉收進了掌心,滲入肌膚的溫度暖暖熱熱的,在他反應過來之前就把他心裡那些瑣碎的小事盡數蒸發在潮濕的空氣裡、嘈雜的人群中。

  走在前面的岩泉什麼也沒說,但與他的手掌、指尖相觸的力道卻溫柔而釋然。他沒有追問他手機的事、也沒有提起工作的事,只是自顧自地把他拉進撐開的透明傘面之下,然後再把他推進車子的副駕駛座裡。

  一坐進屬於他們的私人空間,他隨即打開了車子的暖氣,把還溼答答的身體窩進椅子裡,也不管事後整理起來會有多麻煩。

  「拿去。」

  拉上駕駛座的車門後,岩泉把手機遞到他眼前,再從車內的夾層裡翻出乾淨的毛巾塞到他懷裡,不過他還來不及動手整理自己的儀容,就發現他的手機密碼被徹徹底底地改掉了。

  「小岩你改了我的密碼!」

  「你偷改我密碼的事,我還沒跟你算。」

  「現在不就在算了嗎!」雖然是這樣,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其實不太生氣。

  「手機。」岩泉朝他勾了勾手。

  他自知理虧,所以在岩泉向他索討手機的時候,儘管有點不甘願,他還是乖乖把手機交到了對方手中。只是對方剛把手機放上手機座,他就露出想到什麼新奇點子的表情,再次把對方的手機抓回手裡。

  「你幹嘛?」

  對方雖然皺起了眉頭,卻沒阻止他滑開他的手機、在螢幕上押押按按起來。幾秒過後,他把手機放回原位,伸了個懶腰。

  「好啦,現在誰都不能用手機了,接下來去哪裡走走吧,最好離市中心越遠越好。」

  在漫天大雨之中,他們暫時失去了與全世界的聯繫。但他卻覺得心滿意足,他想要的也不過就是這樣而已。

  即便外頭的雨一時半刻還停不了,即便過了連續假期就會有接踵而來的工作必須完成,但岩泉在他身邊,也一如往常地放任自己對他任性胡鬧,好像也就沒有什麼可以抱怨的了。

  「……這是要私奔嗎?」

  「嘿嘿、算是吧。」

  他輕輕勾過岩泉的手,對著向自己靠過來的臉龐漾開微笑。



  -FIN-



  今年的岩及日賀文還在生產中,所以來搬運去年的XD 雖然我好像應該在4/1搬運的(爆笑
  總之岩及日快樂!!!!!愛小岩愛大王嗚嗚!!
  今天的岩及也是宇宙無敵世界萌>/////<

评论(8)
热度(39)

© PIANISS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