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ANISSIMO

這裡是TAMA(*゚▽゚)ノ
近期在打小排球,岩及就是宇宙(。・ω・。)
不過偶爾會溜達到K和巨人那裡玩耍。

目前正緩慢搬運、更新小排球的文章,K和巨人的文章請點擊FC2連結。
感想、聊天大歡迎,但請讓禮貌為我們架起交流的橋樑。

【HQ|岩及】一秒之後,在我所看見的世界裡

  ※大學同居設定
  ※完稿時間:20150430





  -一秒之後,在我所看見的世界裡-



  你在搞什麼──剛在line上傳出訊息,他的訊息框旁就立刻出現了已讀文字,接著沒有任何標點、表情符號、卻情緒鮮明的回應就簡潔俐落地浮現在他眼前,讓他忍不住勾起嘴角、回了一句:「沒事啦 (´>ω∂`)☆」


  「這是剛剛的討論內容,回去我會再整理過,然後這個是工作分配,大家確認一下……」

  身旁,負責討論記錄的同學把筆電轉向大家,開始向大家說明、確認不久前的討論重點和報告分工,他抬頭瞄了一眼,隨口提了些意見,而後點開亮起的未讀圓圈,看向最下方的回覆。

  「你在哪裡?」

  他按開回覆框,快速地打出一串句子,但在把訊息送出去之前,他卻在選擇表情符號的頁面改變了主意,把那句「就說了沒事,小岩太愛擔心了」改成咖啡店的店名。

  一旁的工作確認趨近尾聲,大家開始聊起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幾個關鍵字飄進他耳裡,是組裡的幾個同學要趁暑假到湘南海岸去度假的安排,他轉頭在因為旅行而歡快起來的話題裡搭了幾句,然後就被幾個比較熟的朋友虧了句:「這裡面最常東奔西跑的不就是你了嗎?」

  在眾人的笑聲中,他笑著反駁:「那是因為工作和比賽,才沒有時間到處晃呢。」

  閒聊又持續了一陣,而在大家開始收拾東西、準備離開咖啡廳時,他看見了岩泉在十分鐘前傳來的新訊息:「在那裡等我」。

  「及川?」

  聽見身旁的友人喊了他一聲,他隨即抬頭對紛紛自座位上起身的同學說了句:「我等一下有約,你們先走吧。」

  「那我們先去結帳囉。」

  「嗯。」

  目送眾人離去後,他拿起手機、打算回給對方一句知道了,但手機螢幕剛亮起,他就在咖啡廳的落地窗外看見了對方的身影,視線對上的瞬間,他漾開微笑,以此回應那似乎不太開心的表情。

  「你能不能少惹些麻煩。」

  結完帳、一走出咖啡廳,他就迎面對上岩泉參雜著不悅和無奈的神情,接著對方就專注地盯著他的眼睛看了片刻,問了句:「哪一眼的掉了?」

  「左眼,沒事啦,我度數又沒有很深,只是視力有點不平衡而已。」

  「……不是叫你不要隨便揉眼睛嗎?」

  「嗚好啦,真的沒事啦,不要在這裡說教真的。」他伸手推著岩泉的肩膀離開咖啡廳的出入口,踏上因為接近末班車時間,而人煙稀少的街道。

  路燈灑下的朦朧光線混著從商店裡穿透而出的燈光,在他眼前勾勒出模糊卻又清晰的畫面,雖然少了一層鏡片的左眼並非什麼也看不見,但他卻有種遊走在夢境之中,虛實難分,想認真看清就會被暈眩感吞噬的錯覺。

  這不是什麼大事,他嘴上的雲淡風輕是真的,只是難以聚焦的不適感卻也揮之不去地在他的世界裡堆疊累積,讓他的世界不再能輕易分辨熟悉與陌生。

  即使少了讓眼瞳重新對焦的隱形眼鏡,這也是世界的真實樣貌。再真實不過了。

  往前走了幾步之後,他感覺到岩泉的手把他的指節抓握進掌心裡,用放慢下來腳步和手心的溫度引著他往住處的方向走。

  暖暖熱熱的觸感讓他忍不住勾起嘴角,一如往常地貼靠上去。在稍微拉近的距離之中,自招牌上墜落的光線和駛過馬路的車燈自他眼前流竄而過,拉開明亮的光芒。他看著近在眼前的岩泉,以及遮擋住東京夜空的五彩繽紛,眨了眨眼,對著突然明晰起來的、自己最喜歡的面容,輕輕笑了起來。

  「怎麼了?」岩泉轉頭看向他。

  「隱形眼鏡自己回來了……」他又眨了眨眼,而後指著自己的左眼。

  「……你在開玩笑嗎?」岩泉皺起眉,露出一臉你又在搞什麼鬼的表情,但他只是笑著,用同樣的力道回握住對方的手。

  原以為已經熟悉到幾乎不會再看進眼底的夜景,此刻以極其輕快的調子晃進他的視線、綴在岩泉的身後,而僅僅只是這一秒的怦然心動,就在他所看見的世界裡化開了柔軟的幸福感。

  「謝謝你來找我。」他說著。

  「……喔。」岩泉應著,卻沒有放開他的手,僅是以同樣的步調繼續往前走,拉著他踏過亮起綠燈的路口。

  「小岩。」

  「又怎麼了?」

  「沒什麼。」

  「……那我下次可以不回應你嗎?」

  「嘿嘿,當然不可以啊。」他笑著湊了上去,在和對方一起彎進巷子裡的時候,向對方討了一個輕輕淺淺的吻。



  -全文完-


评论(3)
热度(20)

© PIANISS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