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ANISSIMO

這裡是TAMA(*゚▽゚)ノ
近期在打小排球,岩及就是宇宙(。・ω・。)
不過偶爾會溜達到K和巨人那裡玩耍。

目前正緩慢搬運、更新小排球的文章,K和巨人的文章請點擊FC2連結。
感想、聊天大歡迎,但請讓禮貌為我們架起交流的橋樑。

【HQ│岩及】羽化の始まり

  ※CWT39突發無料
  ※原作147話衍生
  ※完稿日期:20150227


  以上都沒有問題的話,再下拉喔!!



  也許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他們一點一點變成了自己所期望的、卻又不那麼相同的模樣。而那些陌生之所以難以割捨,或許是因為再多的傷痕和淚水,他們都責無旁貸。


  -羽 化 の 始 ま り-



  最後一顆球脫離掌心和指節、銳利地劃開空氣、直向著對場而去的瞬間,汗水自額際滑落,浸濕了及川的眼角、髮梢,但他絲毫沒有受到影響,目光仍舊專注地追逐著球的軌跡,直至球急墜落地、擊打出清脆響亮的聲響。


  就是這個。

  他興奮地抓握住自己的右手,心滿意足地任由瀰漫在呼吸裡的急促和炙熱反覆來回於胸口、鼻腔,像要把這樣的感覺毫無保留地埋入每一寸肌膚與神經中。隨後他拿起擱在一旁的水壺和毛巾走到架在場邊的攝影器材後頭,在補充水分的同時,透過攝影機的小螢幕確認起方才的每一個發球動作。

  螢幕上所反射出來的光線輕輕薄薄地染上瞳孔,像是張細密的網,不願錯過任何缺失,極盡所能地吹毛求疵。

  「嗯……擊球的角度果然還不太穩定。」指尖來回在回轉和撥放鍵之間壓按了幾次後,他伸手抵在唇畔、想了一下,「先從拋球開始修正好了。」

  他隨手將毛巾掛上頸子,邁步朝散落著無數排球的對場走去,但剛往前走了幾步,一顆迎面飛過來的球就讓他下意識地鬆開手中的水壺,把球接進掌心裡。

  「喂,我要鎖門了,限你三十秒內把這裡收拾乾淨。」水壺匡噹落地,接著熟悉的聲音就在場邊響起,引著他朝對方看去。

  「嗚哇、突然把球丟過來也太危險了啦小岩,而且怎麼可能三十秒收完!」隔著一個球場的距離,他出聲抱怨起對方的強人所難。

  「誰管你。」

  見岩泉在瞪了他一眼之後,還是口是心非地推著球車開始撿拾那些四散在場上的球,他輕輕笑了起來,伸手撈起腳邊的球,把那些不知被自己擊出過幾輪的排球一顆一顆拋回球車裡。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像這樣一個人面對著誰都不在的球場,一次又一次地練習、修正,直到自己能用最恰到好處的力道和角度讓球去到他所期望的地方。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他不斷地反覆琢磨,讓並非本能的動作被身體所記憶,累積堆疊成再也無可抹滅、拔除的習慣。他喜歡著、執著著有關排球的一切,全力以赴到即使一再從中嚐到挫折,也要在與疼痛並肩而行的過程中,證明、淬鍊這份喜歡。

  撿起落在地上的最後一顆球,他翻動旋轉了一下那顆球,而後將它輕輕拋起、用熟悉自然的托球動作讓球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最後安穩地在球車裡降落。

  「好,收完了。」他用輕快的語調勾著語尾,在唇邊拉開笑容。

  「我說……」

  「嗯?」

  「沒什麼。」

  見岩泉似乎想說些什麼,卻又在下一秒擺出一副什麼事也沒有的表情,被勾起好奇心的他眨了眨眼,跟上正推著球車往器材室走去的岩泉,「小岩你剛剛想說什麼?」

  「說了沒什麼。」

  「明明就有什麼吧。」

  「……你好吵。」

  「不是這句吧、唔。」

  剛湊近對方身邊,岩泉的手就直朝他的額際而來,本能覺得自己會被攻擊,讓他下意識閉上了眼,但預期中的疼痛感卻遲遲沒有落下,指尖在輕觸他的額頭後,就滑過他的瀏海、瞬間揉亂了他的頭髮,輕柔而溫暖,讓他還沒睜開眼就溢出了笑聲。

  那是被對方所包容、理解的安心感,也是只有眼前這個人能給予的,絕無僅有的幸福感。

  「你啊,還是這副蠢表情就好了。」

  「嗚哇、好過分,我才……」在對方轉身把球車推進器材室的同時,他邁開步伐,用再熟悉不過的角度和方式蹭到對方身後,把下顎擱上岩泉的肩膀,「不蠢呢。」

  「喔……」

  雖然有些寸步難行,但岩泉還是任由他半掛在他肩上,轉身往尚未收拾的球網走去。敷衍的語句搭著默許他恣意撒嬌的肢體語言,這樣的溫柔讓他忍不住抬手環住對方的頸子,輕輕喊了對方一聲:「小岩。」

  「嗯?喂、你不要蹭來蹭去的。」

  見言語規勸沒有用,岩泉伸手按住他的頭、無奈地嘆了口氣,「就算要你適可而止,你也還是會依然故我,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不管那是什麼事情。」

  「……嗯。」

  「你根本沒在反省吧。」岩泉側頭看向他,在眼神交會的瞬間,他在那雙總是直白、毫不拐彎抹角的眼眸中窺見了總能讓自己不願移開視線、輕易從心口挖掘出更多情感的專注、執著、信任與寵溺,「……但算了,這樣就好。」

  自對方唇邊吐露而出的語句輕輕淡淡的,像是下一秒就會隨著呼吸一起消融於空氣中、再無痕跡,可是他的眼眶卻被那句話輕而易舉地熨貼上些許溫度,來不及蒸騰出水氣,卻在鼻頭竄過些許酸澀。

  「就說了,你還是那副蠢表情就好了。」

  岩泉說著,而他再也無可抑制,只能緊緊環住對方,發出模糊的囈語。岩泉給了他太多,讓他能放手去做喜歡的事情,即使喜歡總會伴隨著疼痛與傷痕,岩泉也還是推著他往前走,也還是像現在這樣,總是直接了當、不容拒絕地把他捨不得揮霍的溫柔一股腦地往他的世界傾倒。

  儘管時隔六年、終究只能以缺憾作結的事情不會有任何改變,但這一刻的他卻只剩下滿溢的心滿意足。

  「……太溫柔了啦,這樣我會覺得自己很幸福,怎麼辦……」

  「笨蛋,那就把幸福收下啊。」岩泉輕拍他的頭,掌心帶著一如往常的溫度,在來回反覆之間安撫了在他眼裡翻滾洶湧的溫熱,「還有……」

  眼前突然多了一份清單,他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但在清單上捕捉到幾個關鍵字後,他的視線就迅速被一片模糊熱燙所淹沒,再也容納不下其他事物,「嗚嗯……」

  「說人話好嗎?」

  「……這時候拿出來太壞了。」

  「你不要就算了。」

  「嗚哇、誰說我不要!」在對方把清單收回之前,他慌張地抓住紙張的一角,把那記錄著東京租屋資訊的單子捏進手裡。

  「我整理過了,剩下的你自己看吧。」見他幾乎要把紙張捏皺了,岩泉乾脆地鬆了手,讓他抓著紙、胡亂地用手背擦過眼角、臉頰上的淚水。

  「嗯……」

  「你也哭得太慘了吧……」一回過頭,岩泉就皺起了眉。

  「才沒有……」

  「少給你未來的室友兼隊友添麻煩。」雖然這麼說著,但岩泉還是從口袋裡掏出了衛生紙、捏住他的鼻頭,讓他擤鼻涕。

  「小岩……」

  「嗯?」

  濕潤還在眼眶瀰漫、擴散,而他伸出手,在對方向他敞開的懷抱裡尋了個溫暖舒適的位置貼靠而上,陷溺在對方的擁抱中。

  向著令人歡欣鼓舞、目眩神迷的未來,踏出了步伐。



  -全文完-



  謝謝青城,謝謝小岩和大王,愛你們QAQ


评论(2)
热度(11)

© PIANISS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