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ANISSIMO

這裡是TAMA(*゚▽゚)ノ
近期在打小排球,岩及就是宇宙(。・ω・。)
不過偶爾會溜達到K和巨人那裡玩耍。

目前正緩慢搬運、更新小排球的文章,K和巨人的文章請點擊FC2連結。
感想、聊天大歡迎,但請讓禮貌為我們架起交流的橋樑。

【HQ│及川中心】天亮以前,我們屏息以待

  ※時間點在一期動畫的24-25話之間
  ※獻給為排球付出無數心血的大王
  ※完稿日期:20141115



  在他的世界裡,那些最安心、最危險的聲音,都在那顆不大不小的球裡。


  -天亮以前,我們屏息以待-





  用手背擦去自臉頰滑落的汗水,及川從球車中拿起一顆球、在掌中把玩起來。球網的另一側散落著無數的球,剛被發球送去對場的那一顆在精準地擊中球場的角落後,夾帶著清脆紮實的聲響、朝空中反彈而去,在空無一人的球場中劃開一道軌跡。

  「那裡……」

  捕捉住動向的瞬間,及川拋出手中的球,踩著熟悉的步伐、躍向空中,用練習了無數次、近乎本能般的擊球動作和力道讓球劃空而過,精準無誤地在目標球落地的前一刻將球擊打出場。快速而滿溢攻擊性的發球,讓相碰的兩顆球迅速飛彈開來、沉沉地撞上牆壁和地板,擾亂了其他靜止不動的球體。看著在地面四散滾動、最後漸趨停止的排球,及川垂下手、吐了口氣。

  不夠……

  只要想起存在於球網另一側的未知和強大,他就覺得這樣的努力,還遠遠不夠。

  儘管他早就明白個人能力不是球場上的一切,可是就像是呼吸一樣,一再挖掘、直面自己的不足就像是呼吸一樣,不那麼做就無法前進,但這樣近乎偏執的自我懷疑卻又像是一頭潛伏在暗處的惡獸,總是瞄準最脆弱的時刻,顯露獠牙、撕咬出鮮血淋漓的傷口。而他只能不斷在癒合與負傷中拉扯,笑著也痛著,明白了沒有不會好的傷口、卻也清楚沒有不會到來的極限。

  「再一次吧……小岩?」

  轉身走回發球線的途中,及川停下了腳步、看向站在體育館門邊的身影。

  「大家都回去了,還不走嗎?我要鎖門了,你再拖拖拉拉的……」

  「再一球。」

  看著岩泉有些不耐煩地朝自己走來,及川輕輕勾起嘴角,從球車中拿起一顆球、拋向自己再熟悉不過的高度和角度。但這一次他並沒有將球擊向對場,而是輕躍而起、把球托向岩泉,在空中拉開一彎流暢的弧線。

  恰到好處的高度、角度和速度,球剛脫離指尖,他就知道這一球會去到那個最獨一無二、無可取代的位置。即使偶爾會有偏差、即使他能做到的不是完美無缺,可是,看著岩泉在愣了一下之後,順著球的路徑起跳、揮臂、擊出沉著卻強勁的扣球,他就忍不住鬆了口氣。

  「怎麼樣?」他邀功似地向岩泉揚起微笑,但卻只從對方那裡收到催促的視線,這讓他隨即憋起嘴、叨唸起來:「小岩你真的很不可愛,稱讚一下會……」

  「像平常一樣就好。」

  岩泉淡淡地丟給他這麼一句話,而後繞過球網、開始收拾散落一地的球。

  「明天,也像現在這樣就好。」

  聽著岩泉的話,及川眨了眨眼,輕輕笑了起來,然後在岩泉的催促聲中、推著球車走向球場的另一端。

  無論明天他們將要面對什麼樣的對手,都像平常一樣、像現在一樣,就算站在眼前的是始終未能成功超越的對手。

  但是……

  但是即使如此,他也還是會選擇繼續把自己剖析、肢解得體無完膚。只為了去探索一切的可能性,只為了成為隊友最值得信賴的存在,把每一個齒輪磨亮、雕琢到最恰如其分的狀態,包括自己,然後彼此鑲嵌、串連,直到無所畏懼、堅不可摧。


  ***


  那是,現實的景色。

  他曾經無數次經歷過,卻永遠會被那樣的景色震懾到失去所有自我保護的能力,只能用最毫無防備的自己直面眼前的凌厲和無情。

  再一次被又快又狠地甩了一巴掌,熱辣辣的,像把心也燒灼擰壓到了極限一樣。

  為什麼?為什麼只要面對眼前這個人,他就像回到了原點、失去了所有解讀分析的能力。他不會、也不該去質疑自己這一路走來的努力,可是,他卻總是只能目送對方背過身、去到他想去卻去不了的地方。

  不想承認,卻必須承認,那一道球網所隔開的是一段很遙遠的距離。

  及川趴在二樓看台區的欄杆上,安靜地盯著大會工作人員整理場地,腦中凌亂地飛竄過不久前剛結束的比賽、以及過去某些時刻的片段。很久以前,他不會知道一顆小小的排球能夠影響改變什麼,但現在的他卻在裡面投注了太多喜怒哀樂,離不開、放不下,只因為那裡存在著他最真實的面貌。

  嗯……

  別的他不知道,但他想,就這一點而言,他和那個人也許是一樣的。

  嗯?

  此刻的觀眾席只剩下零零星星幾個人,四周安靜得讓人幾乎要忘記不久前的沸騰與喧鬧,但也因為這樣,及川立刻就敏銳地注意到那停在不遠處的腳步聲,以及在六、七個位子之外坐下的身影。

  「喂、你幹嘛坐那裡?」一看見來人是誰,近乎本能的敵意就自他的胸口飛速上湧,一點壓抑、忍耐的餘裕都沒有。

  「這裡不能坐嗎?」

  「呃……」對方理所當然的回覆讓及川一瞬間啞口無言,雖然知道是自己理虧,但從對方口中聽到那句話就是沒來由地讓他覺得火大,尤其是現在這個時刻。

  「青城的三年級,會留下來嗎?」

  突然接收到預料之外的問題,及川愣了一下,但在他仔細探究這句話所擁有的意義之前,從不輕易服輸的競爭心已經驅使著他揚起一如往常的挑釁神情來回應眼前的威脅,「春高的宮城縣代表決定賽,在被我們打敗之前,可別輸了,小牛若。」

  「我說過了,別那樣叫我。」牛島淡淡地瞄了他一眼,而後站起身、踩著階梯往觀眾席的出入口走去,「剛剛那句話,我原句奉還。」

  總是聽不出情緒起伏的語調伴隨著逐漸遠去的腳步聲,一起從耳邊緩緩消逝,及川轉身趴回欄杆上,輕輕闔上眼、又睜開,然後他就看見岩泉的身影出現在對面的觀眾席上。

  「喂、笨蛋及川,你在做什麼,要回去了!」岩泉大吼著。

  「小岩你這麼愛生氣,小心皺紋變多喔。」

  及川從欄杆上撐起身,輕緩地邁開步伐、繞過看台區的轉角。

  在他的世界裡,那些最安心、最危險的聲音,都在那顆不大不小的球裡。

  清脆的發球聲、沉著的扣球聲、球急墜落地的聲響,他有多喜歡執著,就有多害怕恐懼,所以他無法、也不會安於現狀。

  他還想,再和極限抗爭一下,推著他最親密的敵人再往前走得更遠一點。

  他還在屏息以待,那個能走得更高更遠的瞬間。

  會到來吧,嗯、會的,一定會的。






  -全文完-



  事隔兩年多,回頭看自己的第一篇排球文覺得好有趣又好害羞XD 不過我現在的心情還跟那個時候一樣///// 愛大王/////
  然後前幾天想起了很久沒開的LOFTER,想說來重整一下,不過要搬運完目前在FC2發表過的HQ文大概需要一段時間吧,但可以重新回顧自己的軌跡也蠻有趣的ww
  總之依舊請大家多多指教了~

评论
热度(11)

© PIANISS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