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ANISSIMO

這裡是TAMA(*゚▽゚)ノ
近期在打小排球,岩及就是宇宙(。・ω・。)
不過偶爾會溜達到K和巨人那裡玩耍。

目前正緩慢搬運、更新小排球的文章,K和巨人的文章請點擊FC2連結。
感想、聊天大歡迎,但請讓禮貌為我們架起交流的橋樑。

【HQ|岩及】在盛開著相同花朵的春天裡

  ※2018岩及日賀文
  ※愛小岩愛大王







  -在盛開著相同花朵的春天裡-




  01


  三月的波西塔諾仍然殘留著冬日的痕跡,迎面而來的刺眼陽光混著海風獨有的鹹味,卻沒有預想中的暖燙,一望無際的沙灘與海面,寧靜平和得像是自中世紀遺留下的畫,沒有人影,只有海浪來回沖刷著沙岸。

  岩泉踏過柔軟的沙地,回頭看向比平常安靜許多的及川。和他一起走在地中海山城之下的青年正專心檢視著手機螢幕,手指偶爾從上頭滑過,不知道在做些什麼,片刻過後,他將手機拉到自拍的距離上,對著螢幕揚起一如往常的笑容。

  「大家早安,我現在在波西塔諾,小岩在我旁邊喔。」

  一意識到對方是在開IG直播,岩泉隨即退開來,向打算拉他入鏡的及川投以拒絕的眼神。視線裡的及川微微鼓起雙頰,有些不滿,但他立刻恢復了微笑,繼續和正在觀看直播的粉絲們互動。

  「不好意思,小岩害羞了,你們只能看我了。」

  「誰害羞了。」

  岩泉忍不住出聲反駁對方,這個回應輕易勾出了及川的笑聲和好心情,他邁步朝他走來,和他拉近到並肩而行的距離裡。

  他們沿著碧海藍天一路前行,及川在他身旁偶爾介紹身邊的景色、聊著他們這次移地訓練的事,偶爾回覆他覺得有趣的問題。安靜的海岸線一下子鮮亮了起來,自沉靜中掙脫而出。

  岩泉安靜地聽著及川聊過一個又一個話題,視線沿著斷崖之上色彩繽紛的屋舍上下起伏,最後落在及川的笑臉上。

  「啊、沒有看過的文字……」

  及川拿著手機向他靠過來,他看著螢幕下方不斷增加的留言,很快就從其中捕捉到及川說的那行文字。

  「阿拉伯文?」岩泉看著那串神似英文草寫,卻又看不出一點頭緒的留言,猜測著。

  「好像是耶,不過是什麼意思啊。」

  在阿拉伯文拉走他們大部分注意力的同時,聊天室突然快速刷出一波「岩泉出現了」和愛心混雜著笑臉的表情符號,岩泉愣了一下,轉頭看向及川,而始作俑者正在憋笑,顯然相當開心自己得逞了。

  「不要生氣嘛,陪我一起啦。」及川笑著往他蹭過來,親暱地像他們獨處的時候,一點也不介意眼前的小小螢幕正連接著三千多個人的視線。

  聊天室的愛心表符刷得比剛才更快了,快得讓岩泉匪夷所思,不過既然已經露臉了,現在再躲開也沒什麼意義,他索性伸手彈了及川的額頭一下。

  「你好煩。」

  及川用手揉著額頭,笑了開來,拉著他朝海灘旁的商店走去。

  岩泉有時候會想,到底哪一種表情和語氣才是真正的及川。但每當這種疑問浮現時,他就會發現這麼問並沒有意義,因為那些煩人的、撒嬌的、張狂的、脆弱的神情與舉止,都是及川的一部份,無法割捨。

  以前是這樣,現在也還是。




  02

  午後的波西塔諾下起了雨。雨水不間斷地落在澄黃、燦白相間的牆上,像把粗糙的壁面重新上了漆,不時能折射出鮮亮的光彩。

  岩泉和及川在雨幕之中沿著石板鋪疊而成的街道跑著,接連盛開的傘花自他們身旁穿梭而過,盛載漣漪的水窪反射著天空的灰和他們跑動的身影,最後他們在一間販賣檸檬酒的小店前停下腳步。

  點著暈黃燈光的店舖裡,盛裝在各種造型玻璃瓶裡的檸檬酒和包裝精緻的檸檬糖堆滿了木架,裡頭有幾組客人正在挑選商品,說的都不是他們熟悉的語言,卻都帶著笑容。

  岩泉在屋簷下隨手拂去落在頭髮、身上的雨水,轉頭尋找及川的身影。同在屋簷裡的及川和他一樣狼狽,頭髮外衣都濕了大半,彷彿剛從水裡被撈起。岩泉從外套口袋裡掏出半乾不濕的手帕,替對方擦去臉頰、髮梢上的水珠,及川看著他,笑了起來。

  他以為對方會說些什麼,但及川卻只是安靜地站在他面前,任由他擺布。人潮在雨中的街道上逐漸散去,四周只剩下零星的人影和不停歇的落雨聲,所有動靜被收束在一起,再嘈雜的聲響都無法輕易分辨。唯獨及川四處遊蕩、偶爾看向他的視線清晰地傳遞著情緒與訊息。

  簡單替對方整理乾淨後,及川兀自拉起他的手,問他要不要去店裡逛逛。岩泉沒有回話,卻在對方拉動自己的時候,握住了對方微涼的手掌,修長的指節上有著和他一樣經年累月留下的球繭,粗糙厚實卻讓人心安。

  及川拉著他在店裡來回逡巡,然後在各種造型玻璃瓶前停下腳步,猶豫著要不要買一瓶義大利靴子形狀的檸檬酒回去當紀念品。最後他們拿了一支檸檬酒再抓了幾袋檸檬糖去結帳,離開前熱情的老闆還送了一塊檸檬香皂給他們。

  走出店門時,外頭的雨仍在下著,沒帶傘、旅館又離這裡有段距離的他們只好選擇在這間飄散著檸檬香氣的小店外再待一下。暫時無事可做的及川拿出剛買的檸檬糖,吃了一顆,再遞給他一顆。

  「那個時候我們也是被雨困在屋簷下吧。」

  及川蹲下身,與手上的紀念品一同窩進屋簷下狹小的空間裡,岩泉看向他,來自檸檬糖的濃郁甜味正在嘴裡漫開,稀釋了雨水潮濕的氣味,也剝開了些許殘留在感官裡的記憶。

  「……那天回去之後你還燒了兩天。」

  岩泉在及川身邊蹲下,循著對方的話,回想著那個雨天的情景。

  「明明就發生了開心的事,結果卻在床上躺了兩天,是不是因為太幸福的關係。」及川笑了起來,傾身把頭靠在他的肩上,與他共享著體溫和同一片街景。

  岩泉看著身旁的及川,高三那年那一個大雨滂沱的午後,他們也像現在這樣,因為雨水而裹足不前,只能全身濕透地窩在商店街的屋簷下,看著對街的貓輕快地飛奔而過,看著雨水在腳邊匯聚成小小的水窪。

  那時候及川也遞了一顆糖給他,但那顆糖因為雨水的關係已經濕了大半,他不記得那顆糖的味道,卻記得自己在及川嘴唇上嚐到的滋味。

  酸酸甜甜、混著雨水的味道,像是運動飲料一樣。

  那是他們的第一個吻,青澀、滿懷期待、一點餘裕也沒有,交換了幾個吻之後,兩個人的耳際都透著淡淡的紅,卻又覺得這樣的親吻遠遠不足以平息內心的躁動。

  「哈啾……」

  靠在他身上的及川輕輕打了個噴嚏,伸手揉了揉鼻子,又往他靠過來了一點,不知道是不是覺得冷。

  「……我去附近看看有沒有哪裡有賣傘。」岩泉說著,打算要起身,卻被及川拉了回去。

  「你現在出去不就要全濕了嗎?」

  「但雨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停。」

  及川仰頭看向漫天雨水,笑了起來,「不然、一起吧。」

  剛說完,及川已經伸手拉著他往大雨中走去,雨水落在臉上,冰冰涼涼的,瞬間模糊了他的視線,卻又在及川的笑聲中明亮清晰起來。他們沿著來時的路跑了一陣,經過一間間他們曾停下腳步、留下照片的店面,在盡頭的石階前,及川突然回過頭,伸手捧住他的臉頰,給了他一個意料之外的吻。

  相觸的唇瓣上依稀帶著雨水的味道和檸檬糖的甜膩,酸酸甜甜的就像他第一次擁有對方的親吻。

  「一直想這樣試試看。」及川在他唇邊說著,溫熱的呼吸落在臉上,有些暖暖癢癢的。

  「回去感冒我可不管你。」

  「小岩你也看一下氣氛好不好,我正在下著大雨的街上和你擁吻耶。」

  岩泉看著那張因為鬧脾氣而鼓起的臉龐,這麼多年過去了,雖然對方的確是個鬼點子很多的人,但還是有些不曾改變的地方。

  他伸手捏了捏對方的臉頰,笑著把人按了回來,唇齒相撞的瞬間隱約擦出了痛感,卻也帶來甜膩的滋味。

  四周的雨仍舊喧囂著,只有他們所身處存在的空間寂靜得只容得下彼此的呼吸與聲音。

  遠離十八歲的親吻,多了一些熟悉,卻和他們十八歲的時候同樣溫暖。

  讓人欲罷不能。




  03


  岩泉從浴室出來的時候,及川已經在沙發上睡著了。客廳裡電視仍舊開著,正在播出的節目已經不是剛才的談話節目,握在及川手裡的手機傳來簡短的訊息通知聲,但它的主人並沒有因此被吵醒。岩泉走近及川身邊打算叫醒他,而對方像是感知到他的動作,在他出聲前緩緩張開眼,睡眼惺忪地看向他。

  「累了就去睡。」岩泉開口說。

  及川搖搖頭,在他坐下的同時把頭靠了過來,擱在他肩上。落在肩膀的重量沉甸甸的,耳邊依稀可以聽見對方規律的呼吸聲,岩泉看了對方一眼,伸手揉了揉那頭柔軟的頭髮。

  電視裡,主持人正在訪問遠從世界各地來到日本定居的運動員,其中有籃球、足球選手,也有競馬選手,每個人來到日本的理由都不同,有的像是命中註定,有的讓人會心一笑。

  他們待在沙發上看了一陣子電視,直到及川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我姊說……」及川用混著鼻音的聲調緩緩說著。

  「嗯?」

  「看電視看到睡著是初老症狀之一,總覺得不太妙……」

  「你每天都在煩惱一堆事情,不老才不正常吧。」

  岩泉從昏昏欲睡的及川手中接過手機,因為訊息而亮起的螢幕裡,有他們之前在波西塔諾留下的照片。

  「好過分……」及川蹭著他的頸子,雖然是在表達不滿,看起來卻像在撒嬌,「你明明就比我老四十天,而且還比我愛生氣。」

  「我怎麼覺得我生氣的原因都跟你有關。」

  及川笑了起來,伸手在他的眉心、嘴角畫著線,「生氣會長皺紋喔。」

  「彼此彼此。」他捏住及川的笑臉,扭曲了那張討喜、總能吸引許多目光的臉龐,但對方仍在笑著,不完美的樣子讓他的笑容看起來比原先更燦爛了。

  「就算這樣,小岩也還是小岩。」

  及川捧住他的臉,看著他,像是想吻他,但他的手還捏在他臉上,讓及川只能停留在尷尬的距離裡進退不得。

  「這種時候要鬆手啦,笨蛋。」

  但岩泉並沒有理會他,反而雙手並用了起來,讓及川忍不住拉住他的手、想掙脫。

  「我有時候會想,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到底喜歡你哪一點。」

  他的話讓及川停下了掙扎,凝視著他的眼眸閃爍著,不知道是因為沾染了自天花板上灑落的燈光,還是其他原因。

  「我想我大概……」

  岩泉鬆開手,把對方拉到眼前,給了對方一個輕輕淺淺的吻。

  「大概?」及川在他唇邊問著,低垂的視線專注地在他眼裡逡巡著,一點動靜也不願輕易放過。

  「有很多不喜歡的地方。」

  及川愣了一下,神情有些動搖,但他仍舊凝視著他,並沒有因為這個答案而表露出退縮。

  「但就算有這些不喜歡存在,我還是喜歡你。」

  「……什麼嘛,你根本沒有回答你一開始想回答的問題。」

  及川抵著他的鼻子笑了起來,相觸的肌膚暖暖熱熱的,像是春日的陽光,擁有了就不想放手。而下一秒,暖陽般的溫度就將他擁入懷中。

  「好想睡……」及川抱著他,在他耳邊又打了一個哈欠。

  「剛剛不是就跟你說累了就去睡嗎。」

  岩泉拿起遙控器關掉了電視,打算起身,但懷裡的人已經陷入一動也不動的狀態,不知道是真的睡著了,還是故意裝睡。但岩泉也沒有追根究柢的意思,他伸手撐起對方的身體,半抱半扛地把人帶進了臥室。

  沿途中,及川依稀呢喃了什麼,岩泉沒有完全聽清楚,只在對方扯住他的袖子時聽見了一句喜歡,摸不著頭尾,他卻還是笑了。

  一如很多年前,他第一次從及川口中聽見這句話的時候。




  【全文完】




  岩及日快樂!!
  雖然我還是如預期地大遲到了(掩面)
  但我想對他們來說,天天都是岩及日,沒問題的!!

  希望他們接下來能盡情做自己想做的事,
  彼此相互扶持、依靠,在寬廣的世界裡不後悔地走一回,
  然後一起成長、一起變老,無數次地相愛(合掌)


评论(4)
热度(46)

© PIANISS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