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ANISSIMO

這裡是TAMA(*゚▽゚)ノ
近期在打小排球,岩及就是宇宙(。・ω・。)
不過偶爾會溜達到K和巨人那裡玩耍。

目前正緩慢搬運、更新小排球的文章,K和巨人的文章請點擊FC2連結。
感想、聊天大歡迎,但請讓禮貌為我們架起交流的橋樑。

【HQ|岩及】Little Pale Green Riding Hood II (02)

  ※小紅帽PARO
  ※狼神小岩 X 魔法師學徒大王的溫馨童話(偶爾會不小心認真起來
  ※小青帽系列續集,故事和設定接續第一集
  ※雖然續集的故事是全新展開,但還是建議先食用過第一集
  ※大王生日快樂////// 未來也要繼續跟小岩過得幸福喔/////



  以上都OK的話,再下拉!!





  02.



  及川不知不覺在岩泉懷裡好好睡了一覺。


  他從睡夢中甦醒的時候,窗外的天空已經是明亮湛藍的顏色,隔壁的情侶也早就離開了。及川在遲來的寧靜中揉了揉眼睛,看著正把前幾天做的蜂蜜檸檬當零食吃的岩泉,忍不住湊近對方的指尖討了一口蜂蜜吃。

  「我餓了……」

  一嘗到食物的味道,及川的肚子隨即應景地叫了起來。岩泉伸手抹去沾在他唇角的蜂蜜,開口提議:「整理一下就離開吧,去吃飯和辦事。」



  離開旅館前,及川先從蝴蝶那裡回收了從凌晨到現在所取得的情報。

  出去晃了一圈的蝴蝶利用蓄積在翅膀上的魔法捕捉到了一些畫面,包含潛伏在暗巷中的男人長什麼樣子,以及和同夥交班之後,男人往什麼地方去了。看完投射在半空中的畫面,岩泉從紋在男人左臂上的印記認出了對方的身分,那是一隻赤色的變色龍,是最近和騎士團僵持不下的盜賊集團的標誌。

  只是雖然弄清楚了對方的來歷,但這群盜賊為什麼盯上他們,卻還是個謎。

  「這麼大費周章的,到底想做些什麼呢……」及川收回蝴蝶,在心裡猜測起對方的意圖,像這樣唯利是圖的盜賊團,不可能無緣無故看上他們,對他們下手肯定有什麼好處是他沒有注意到的。

  「木兔和赤葦是和我們一起進城的,我猜對方應該也派人盯住了他們。」岩泉接著說。

  「昨天來盯哨的人實力不怎麼樣,我想對方應該還在觀察我們,但就算對方真的忍不住動手了,也絕對不是木兔他們的對手。不過為了保險起見,還是先和木兔他們會合吧。」

  「也好。」岩泉點頭。

  確定接下來該怎麼行動之後,兩人便退了房,離開旅館。



  及川原本覺得要在偌大的艾頓城找到木兔得花上一些時間,不過他和岩泉剛回到主街沒多久,就在一間餐廳的露天座撞見了手上大包小包、滿嘴食物香氣的木兔光太郎,完全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及川、岩泉!」

  即便手上被各種花俏的食物佔得沒有一點空位,木兔還是艱困地和他們揮了手,而跟在木兔後頭、擔當起寵物褓母的赤葦,雖然神情自然,不過很明顯正警戒著四周。看來岩泉的猜測是正確的,盜賊集團的目標不止是他們,還包括了木兔和赤葦。

  「看來你們也被跟蹤了。」及川刻意壓低了聲音,用只有他們四個人才聽得見的音量向木兔確認。

  「你們也是?」木兔反問,似乎察覺到事情的發展並不單純。

  「嗯,對方從我們一進城就一路尾隨我們,雖然原因還不清楚,不過我們已經確認對方是赤色變色龍的人。」岩泉接口說著。

  「赤色變色龍……雖然他們最近跟騎士團有不少衝突,感覺也不是想低調行事的一群人,不過這時候盯上獵人公會和魔法師協會的人,我覺得並不是很明智的選擇。」赤葦不動聲色地瞄了周遭一圈,逕自下了結論。

  「也許他們根本沒有閒情逸致思考明不明智。」及川微微勾起嘴角,笑了起來,「既然他們打算暫時按兵不動,我們就靜觀其變吧。」

  「嗯,我和木兔前輩也會去公會那邊打聽消息的。」赤葦點點頭,同意了他的提案。

  分別前,四個人約了隔天傍晚在魔法師協會前碰面,一方面交換雙方得到的情報,一方面也能確認彼此的安危。

  「小岩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木兔和赤葦離開後,及川看向身旁的岩泉。

  「先去聽聽魔法師協會的說法,再去情報販子那裡看看最近的謠言。」

  「我也是這麼打算的,不過呢……」及川拉開笑容,伸手推著岩泉往鄰近的烤餅舖子走過去,「我想先嚐嚐艾頓城的名產。」

  「喂、你好好走路啦。」

  在他自動自發靠過去的時候,岩泉用手推了推他,但他不以為意,一雙手自然地搭上對方的肩,再順勢從後頭環住對方的頸子。

  「我有好好走啊。」

  在撲鼻而來的起士香氣中,及川靠在岩泉肩上說著。即便心裡正因為未知的危險而躁動,但只要在岩泉身邊,再多不安與煩躁都會平靜下來。只要有岩泉在,他就覺得無論發生什麼,都能安然度過。

  岩泉挑眉,迎上他的目光,「你請客,我可以在三分鐘內判定你這樣算好好走。」

  「小岩太小氣了!及川大人的投懷送抱可不是誰都有機會體驗的。」

  「嗯。」

  「嗯什麼啦!」

  及川鼓起雙頰,卻在岩泉露出笑容的瞬間,忍不住又往對方蹭過去了一點。



  ***



  在艾頓城的魔法師協會裡迎接及川和岩泉的接待員,是個連說話都在唱歌的女士。

  對方一看見他們就笑瞇了眼,用拉長的調子做了自我介紹,並領著他們在樓梯歪斜扭曲,空中不時有文件、書櫃飛過的建築物裡四處參觀。

  身著鮮綠色長裙的接待員名叫安德森夫人,是艾頓城的魔法師協會裡相當資深的成員。在一隻炸毛的貓突兀地從他們面前飛過時,她轉頭對他們說協會裡的所有疑難雜症她都經手過,比如寄宿在書櫃裡、喜歡偷藏古書的年邁幽靈,最害怕和她打交道,或是文件室裡每天都在跳舞的伍德先生每隔幾天就會弄丟眼鏡,弄得辦公室裡人心惶惶,直到她出手幫忙尋回眼鏡。

  他們像聽歌一樣,一路聽著安德森夫人唱過協會裡的每一件奇聞軼事,還有每一間重要的辦公室和他們不能不認識的協會成員。

  最後,安德森夫人帶著他們在一組巨大的拼圖前停下腳步。

  「這裡是艾頓魔法協會的委託公告板。」安德森夫人對他們唱著。

  映入眼簾的巨型拼圖,是由數百塊長寬皆一公尺左右的魔法石板所構成的。每一塊石板上都記錄著無數的委託,只要有魔法師用魔法將委託文字取出,石板上的文字就會消失,並化作委託文件。而每一塊石板上的任務類型和難度都不同,魔法師可以根據自己的能力和專長來挑選石板。

  此刻,除了他們之外,也有許多魔法師正在拼圖前來回逡巡,並不時將高懸在空中的石板拖曳下來觀看。其中,被最多魔法師瀏覽的石板,大多記錄著那些酬金豐厚,或是委託內容相對清閒的工作。

  及川抬頭仰望不斷移動的拼圖,用魔法試著拉了一塊魔法石板到眼前。那是一塊記錄著尋物委託的石板,上頭的文字大多都閃著銀白色的光澤,只有一條亮著淡淡的紅光。

  「協尋寶石項鍊,丟失地點大概是艾頓城,委託時間……嗯?十年前?」及川出於好奇開口把委託文字唸了一次,才發現那是十年前就被刻在這裡的委託。

  「只要委託超過一定時間沒有被完成,魔法石板就會把委託標上紅色,一方面醒目,一方面也代表可能有很多人試過,但無疾而終。不過協會裡也有人專挑這種委託來接,例如當年還是魔法師學徒的花卷,就是這麼打出名氣的。」唱到最後,安德森夫人對他們眨了眨眼。

  及川愣了一下,才意識到花卷雖然嘴上不說,私底下還是替他在協會裡打通了人脈。

  「好啦,今天的參觀就到這裡吧,我等一下還有工作要忙呢。但如果有什麼問題,還是很歡迎你們來問我,希望你們接下來一切順利。」

  安德森夫人離開後,兩人在公告板前又待了一陣子。小城市的協會分部一般不會有這樣設計精巧繁複又擁有各類委託的公告板,及川也是第一次親眼見到,多少覺得興奮和新奇,他花了點時間把有興趣的石板瀏覽了一次,才回頭去看被他晾在一邊的岩泉。

  「等盜賊團的事情解決,再來一起攻略公告板吧。」及川笑著說。

  「我什麼時候說要跟你一起了,而且委託人是想拜託魔法師來解決問題吧。」

  「小岩你這樣說就不對了,我們不是好搭檔嗎?當然是我的委託也是你的委託啊。」

  「……再說吧。」

  「嘿嘿、我就知道你不會拒絕。」

  及川邊說邊拉著岩泉離開拼圖區,往擺放著查詢用水晶球的角落走去。

  為了方便魔法師們掌握世界各地的情報和狀況,魔法師協會會定期將可公開的資訊匯入水晶球中,提供魔法師們在需要時進行查詢。裡頭的內容涵蓋之廣,也無奇不有,小至各類新品種藥草和生物的簡報,大至王國境內的政策改革,或是境外小國所發生的動亂。

  不過既然是可公開的情報,內容自然是經過篩選的,許多小道消息都未被收入其中,除非另有門路和手段,才有辦法窺探一二。

  而關於赤色變色龍的資訊,自然也是如此。

  兩人把和赤色變色龍相關的條目都瀏覽過一次後,對看了一眼。雖然資料並不算少,不過大多都是近期他們和騎士團在哪裡、因為什麼原因發生了衝突,或是匿名者的目擊情報,更進一步的成員資料和行動目的就幾乎是一片模糊。雖然騎士團抓住了幾個團員,但這些人全都擺出了寧死不屈的態度,怎麼樣都不願說出更多訊息。

  「雖然還是不知道這些人找上我們到底想做什麼,不過看起來他們曾經出入過艾頓城東北方的森林……」

  對一般人來說,這可能不是什麼很特別的情報,但對及川和岩泉來說卻不是如此。他們比誰都清楚,在森林裡,最需要與其打交道的存在是什麼。

  「看來我們得快點去情報販子那裡一趟了。」岩泉瞇起眼,盯著投影在水晶球裡的那片蓊鬱森林。



  ***



  一離開魔法師協會,及川便跟著岩泉直奔舊城區,不過他們剛踏進人煙稀少的舊城區沒多久,就在一個路口遭到了「熱烈歡迎」,幾個手持刀械、棍棒的惡徒一看見他們,便從暗巷、空屋中竄出,阻斷了他們眼前與身後的道路。

  雙方剛對上眼,惡徒二話不說就朝他們攻過來,顯然不打算給他們反應的時間。不過早已習慣這種場面的岩泉,隨即迎上前賞了其中體格最壯碩的男人一記過肩摔,再順勢擊飛了幾個跟在後頭的人。

  眼見沒辦法在第一時間制服住岩泉,對方立刻將目標轉移到及川身上。

  及川剛放倒了幾個人,回頭就看見原本在外圍伺機而動的敵人一下子全朝他湧過來,而且裡頭還有幾個身手不錯的人戴著抗魔法的裝備,顯然是有備而來。

  情況看似急轉直下,但及川卻勾起了嘴角,扭了扭手腕,「雖然很想稱讚你們有做功課,不過我最討厭那些覺得魔法師不擅長近身戰的人了。」

  前來伏擊的惡徒顯然沒料到這個發展,還來不及改變戰略,就被及川收拾得乾乾淨淨,只能躺在地上呻吟、乾嘔。

  順利解決了對手,及川走上前,居高臨下地看著其中一個被打得滿臉鼻血的男人。

  「你們是赤色變色龍的人吧,為什麼找上我們?」

  「……跟黑尾鐵朗一夥的人,都該死。」男人沉默了片刻,在嘴邊拉開張狂的笑容。

  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再次聽見這個名字,及川愣了一下,但他還來不及追問,地面就突兀地震動起來,平穩的街道也開始出現裂痕。

  「及川!」

  岩泉的呼喊剛在耳邊響起,他腳下的石板就應聲碎裂,盡數向下陷落,連帶著將來不及逃脫的他往地面下的空洞扯。

  他本能想在四周找尋能夠攀抓的事物,卻在抬頭的瞬間看見應該沒被波及的岩泉竟然跟著跳了下來。一被岩泉拉扯進懷裡,及川隨即喊道:「小岩你跳下來幹嘛,這樣不就沒人拉我上去了嗎?」

  「三秒後放緩衝魔法。」

  「我知道。」及川有些生氣地鼓起臉頰,卻還是在施放魔法前,抬手緊緊抱住了不顧一切為他涉險的岩泉。

  即便有魔法的保護,岩泉還是在他們接觸地面前改變了姿勢,由自己墊底,為他擋去了幾乎沒有殺傷力的衝擊。

  「你沒事吧?」一落地,及川隨即撐起身體問著。

  「嗯,你呢?」岩泉坐起身,伸手翻動他的肩膀和手臂,想確認他有沒有受傷。

  「我沒事啦……剛剛那麼危險,你跳下來做什麼?我又不是沒辦法保護自己……」

  雖然易位而處,他也會做同樣的選擇,不過剛才的狀況實在太驚險,即便岩泉本來就不是普通人,但如果被落石擊中,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沒事就好。」岩泉說,用手指抹去沾在他臉上的沙塵。

  「……笨蛋。」

  四周的崩塌暫時告一段落後,兩人抬頭看向方才因為震動而塌陷的街道。原本以為他們掉的並不深,不過現在看來,他們距離地面其實並不近,至少不是靠著周圍的岩石有辦法爬上去的高度。

  「看來這是他們準備的陷阱。」岩泉起身在不遠處摸出疑似火藥殘骸的碎屑。

  「照這個狀況來看,即便我們原本不打算來舊城區,他們也會把我們引來這裡吧……不過原來艾頓城的地底有這樣的地方……」

  及川走到落石堆之外的地方,伸手撫摸著依稀還能辨識出些許紋路和圖樣的壁面,而當他沿著牆壁一路眺望時,才發現那是一條看不見盡頭的幽暗長廊。

  「這裡到底是……」

  呢喃之間,一陣微風自黑暗中吹來,在他的肌膚上掀起些許雞皮疙瘩。



  【TBC】



  大王生日快樂!!!!!
  今年的這個時候也依然在稿中www
  所以只能貼正在寫的稿子來慶祝大王的生日XD
  等趕完稿子,再來補生賀給大王/////


  謝謝在炎熱夏季誕生的你打出了那麼多場好比賽,
  謝謝你無論遭遇多少困難都沒有放棄,
  謝謝你對自己總是如此苛求,
  未來的每一個時刻請務必都要幸福下去,
  和最好的搭檔、最親密的朋友、最無可取代的伴侶小岩一起,
  最愛你了,及川徹。

评论
热度(13)

© PIANISSI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