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ANISSIMO

這裡是TAMA(*゚▽゚)ノ
近期在打小排球,岩及就是宇宙(。・ω・。)
不過偶爾會溜達到K和巨人那裡玩耍。

目前正緩慢搬運、更新小排球的文章,K和巨人的文章請點擊FC2連結。
感想、聊天大歡迎,但請讓禮貌為我們架起交流的橋樑。

【HQ|岩及】奇蹟を待つ百年(2017岩泉一誕生祭)

  ※2017岩泉一誕生祭賀文
  ※誕生祭說明和文章目錄→
  ※建議先閱讀過〈冬眠遊戲〉和〈一千零一夜的旅行者〉再食用
  ※小岩生日快樂!!!!!




  吶,小岩,下輩子你還是要找到我喔,約好了。



  -奇蹟を待つ百年(等待奇蹟的一百年)-





  岩泉睜開眼的時候,刺眼的陽光已經把他的臉龐曬得暖燙,他眨了眨眼,本能想翻身繼續睡,不過房間裡的電子哥吉拉早就盡忠職守地爬上他的床,完全不給他賴床的機會。 
 
  「一,起床,不起床,會遲到,不起床,是笨蛋,不起床,沒早餐。」 
 
  這隻電子哥吉拉的語言程式到底是誰寫的,哥吉拉什麼時候走過毒舌路線了,岩泉心裡一陣煩躁,卻還是頂著一頭睡歪的髮型坐起身、再輕手輕腳把哥吉拉拎下床。 
 
  哥吉拉一沾到地面,隨即展開了例行的晨間打掃,小小的身軀行經衣櫃時,還順道用短短的手替他拉開了衣櫃,再依據他的喜好幫他選了幾套外出服備案。這隻電子哥吉拉是現在十分流行的客製化電子寵物,是母親為了慶祝他拿到青葉城西的保送名額,送給他的禮物,型號則是對電子產品頗有研究的爺爺選的。聽說這種電子寵物一百年前就有了,只是那時候還沒有客製化服務,功能也只有掃地而已。 
 
  岩泉打了個哈欠,隨手抓起擱在床頭的電子錶。手錶的側邊按鈕在感應到指紋後,隨即彈出了懸空的透明視窗,視窗裡收納著通訊錄、電子郵件、照片、推特的小圖示,岩泉稍微確認過沒有什麼急需回覆的訊息後,點開了筆記本的欄位,緩緩在空白頁面裡打下一句話。 
 
  比起那個,小岩應該稱讚一下、在最完美的時間點來接應那個托球的自己才對。 
 
  等待輸入的直線持續在句子末尾閃爍,但他卻沒有再繼續往下打,整個人像是被定格了一樣,只是安靜地背光而坐。 
 
  他偶爾會像這樣,在夢裡看見一些場景、聽見一些話,所有事物都很模糊、零碎,可是他知道有一個人始終在他身邊,那是紛飛凌亂的圖像、光影中,唯一不變的存在。 
 
  其實他從來沒看清那個人的樣子,但他就是知道那是同一個人。 
 
  夢裡的他,無論去到哪裡,都不曾和那個人分開。 
 
  經歷短暫的沉思後,岩泉摸了摸後腦,起身走到哥吉拉身邊蹲下,「一直夢到同一個人,是為什麼啊?」 
 
  哥吉拉停下掃除工作,歪頭看了看他,開口說:「……有什麼好大驚小怪,誰沒思春過。」 
 
  「誰思春了!」 
 
  岩泉伸手想把哥吉拉扯過來好好教訓一下,以盡主人之責,但狡猾的電子寵物卻逃得比他預想的還快,一下子就跑出房門、沒了蹤影。 
 
  「一,再不出門,車票錢,掰掰。」不過逃歸逃,電子寵物還是多少盡了自己的本分,雖然內容不盡如人意。 
 
  「可惡,你這傢伙!」 
 
  岩泉忿忿地拿起方才哥吉拉替他選的其中一套便服,快速著裝,再風風火火地殺進廁所去盥洗。 
 
  今天是第198回春高開幕的日子,說什麼都不能遲到。 
 
 
  *** 
 
 
  對岩泉來說,2148是相當特別的一年。 
 
  剛走出浮空列車,岩泉就在東京車站裡的電子看板上看見了由火紅色的2148作為開頭的宣傳廣告。這一年,連接全日本的浮空列車網絡正式完成,無論是相隔多遠的城市,都能在30分鐘內抵達;這一年,奧運將再度於東京舉辦;這一年,全日本排球代表隊再次有了在奧運二連霸的機會;這一年,日本高中排球的盛事「春高」迎來了第198回。 
 
  這一年,他第一次擁有了爭取春高門票的機會。 
 
  岩泉在人來人往的看板前停駐了片刻,接著隨波逐流地搭上了離開月台的電梯。潛入地底的電梯像是鑽進了巨大的物流網絡,向著四面八方爬升、降落的手扶梯規律卻又複雜地各司其職,運載著人潮來來去去。 
 
  岩泉雖然不是第一次來東京,但他還是打開了電子錶裡的導航,確認起自己的位置。不過他剛化作一顆小圓點被投影在導航系統中,一個走得相當匆忙的人影就在與他擦身而過時,撞上了他的肩膀。 
 
  「哇、不好意思!」 
 
  他被撞得差點失去平衡,正想抬頭看看對方是誰,對方已經在道歉的下一秒轉乘了另一個方向的電梯,一下子就被人群淹沒,只依稀在他眼裡留下半框眼鏡的殘影。 
 
  「嗯?」 
 
  岩泉眨了眨眼,卻沒多放在心上,一度中斷的視線再次回到了導航視窗上,不過剛才的一點小插曲卻已經讓他的電子錶經歷了一次物是人非,視窗仍舊開著、定位系統也準確地捕捉著他的所在位置,但一只不屬於他的バボちゃん吊飾卻不偏不倚地掛上了他的電子錶,隨著他的動作反覆搖晃。 
 
  這個,是2020年東京奧運的限定版吊飾吧…… 
 
  岩泉剛想著這種只可能在職業收藏家或博物館手裡出現的稀有品,怎麼會從天而降,不遠處的手扶梯就傳來一陣騷動。他困惑地皺起眉,往一片混亂的區域看去,就發現剛剛那個撞了他的眼鏡少年正不顧一切想在電梯上逆向而行。 
 
 
   吶,小岩,下輩子你還是要找到我喔,約好了。 
 
 

  曾經徘徊於夢裡的聲音突兀地敲響了他的耳膜,招來一陣耳鳴,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卻在遙遠的距離中毫無阻礙地和一臉慌亂的少年對上了眼,當下,他想也沒想,就把手上的吊飾舉到了空中。看見他的動作,眼鏡少年停下腳步,笑了起來,抬手指了指上方的標示牌,示意他等一下那裡見。





  由於錯過了最初的轉乘機會,岩泉花了一些時間才抵達約定的地點。他到的時候,剛才的眼鏡少年正在其中一塊廣告看板下用電子視窗刷訊息,神情專注得讓人難以親近,但對方一注意到他的存在,隨即拉開了笑容、和他揮了揮手。 
 
  岩泉沒來由地覺得這個人是他最不擅長應付的類型,不過即便他如此斷章取義,也沒什麼實質意義,畢竟他只是來物歸原主的。 
 
  「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不會。」岩泉把吊飾遞到了對方手裡。 
 
  「謝謝,對了,你住仙台嗎?」 
 
  正想和對方道別,岩泉就聽見了預料之外的問題,他狐疑地打量起對方,卻只在對方臉上看見努力想憋住卻還是不小心露出行蹤的燦爛笑容。少年輕輕笑了起來,和他說了聲抱歉,然後從他的領子邊拉出一塊新衣服的掛牌。 
 
  「這間店我常去,在仙台車站前面吧。」 
 
  岩泉愣了一下,心裡萌生出些許尷尬,但對方卻相當乾脆地把他手裡的電子視窗交給他,開口表示:「我幫你弄下來吧。」 
 
  發現自己錯過了拒絕的最佳時機,岩泉只能安靜地站在原地,等對方幫他把吊牌取下。 
 
  「啊、剛剛那一球!」 
 
  原以為他們會陷入短暫的沉默,但對方的聲音隨即就從他的耳邊傳來,直朝著被他捧在手裡的電子視窗而去。那時候,岩泉才注意到對方剛才其實並不是在刷訊息,而是在看比賽,看去年底青城在宮城縣春高預選賽爭搶冠軍獎盃的比賽。 
 
  「……剛剛其實可以直接挑戰攔網。」當下,他忍不住回了一句。 
 
  「我也這麼想,對手的起跳時機明顯沒有抓得很好,這時候直接進攻,絕對可以得分。」 
 
  「但如果副攻手可以即時到位,就可以進一步擾亂對方的攔網。」 
 
  「比起那個,我覺得二傳的行動可以再果斷一點。」 
 
  他們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起螢幕裡的比賽,氣氛熱絡得像是相識多年的友人,車站裡的人潮在他們身旁川流不息,電子看板裡的廣告已經不知道循環了多少回,卻都沒有影響他們的對話,直到第一局結束,兩隊暫時回到休息區,他們才迎上彼此的視線,心照不宣地笑出聲來。 
 
  「及川徹,四月開始就是青城的學生了。」對方在笑聲中,主動朝他伸出手、做了簡單的自我介紹。 
 
  岩泉愣住了,一種無以名狀的騷動正在他的身體裡翻滾,他其實並不相信那些虛無縹緲的言論,但此時此刻,他覺得自己也許自始至終都在那個巨大的漩渦之中,被冥冥之中的什麼所推動。 
 
  「……岩泉一,四月開始、也是青城的學生。」 
 
  對方在他回握住他的手時,跟著頓了一下,他不確定對方在想些什麼,但他覺得他們想的是同一件事。他們從仙台遠道而來,在東京擦身而過,卻因為春高的吉祥物和青城的比賽影片停下了腳步,最後發現對方是自己未來的一部份。 
 
  「也太巧了……」及川看著他,似乎有些難以置信,不過那張在他看來實在過分精緻好看的臉龐,最後還是浮現了笑容,「那以後我們就是同學了,啊不對,應該還會是隊友吧,你的手一看就是選手才有的手。」 
 
  及川鬆開手,主動猜測起他的位置,「你肯定是主攻手,我跟你賭三頓午餐。」 
 
  「我沒答應要跟你賭。」 
 
  「那就是了,嗯──岩泉、岩泉,啊、以後就叫你小岩吧。」 
 
  岩泉屏住了呼吸,他記得有一個人也是這麼喊他的。 
 
  一瞬間,無風的車站裡捲起了一陣狂風向他襲來,吹亂了髮梢和氣息,擦亮了瑣碎的記憶片段,許多文字與畫面向他傾倒而來,像是悠遠的靈魂之河終於找到了最終的歸所,可以再次安身立命,流淌成生命的形貌。 
 
  他還沒完全明白包裹住心口的奇異感受是怎麼回事,站在他眼前的及川已經不由自主地落下眼淚,他似乎很訝異自己的情緒反應,於是動手去擦,卻反而從眼眶裡抹出更多淚水,原先討喜的面容一下子就變得狼狽起來。 
 
  岩泉有些不知所措,卻在抬手拍撫對方的時候平靜了下來,他用掌心揉亂了對方的頭髮,順勢把人攬進了懷裡,「……你怎麼還是那麼愛哭啊。」 
 
  「才沒有……」 
 
  「等一下被圍觀我可不管你。」 
 
  像是擔心自己真的會被丟包,及川伸手抓住了他的衣服,死命地、不顧一切地。 
 
  「小岩太慢了……」 
 
  「什麼?」 
 
  「現在才來找我,不就少了15年……」 
 
  岩泉不禁失笑,此刻,他們上方的電子看板正在播放全日本排球代表隊的宣傳,在一閃而逝的光景中,也有他和及川在2020東京奧運的賽場上奔跑、跳躍的身影。 
 

  「但我們還有一輩子。」他說。





  致2015年的我們,即使與勝利擦身而過,也請不要放棄。 
 
  致2020年的我們,即便賭氣跑出去喝酒,也要記得和好。 
 
  致2030年的我們,即便退役了,也要記得你還是可以在對方的世界裡活得像最初的自己。 
 
  致2040年的我們,如果察覺生活變得了無新意,請準備好在下一秒迎接對方的驚喜。 
 
  致2050年的我們,如果覺得舊傷復發難以忍受,請讓對方大方分享他的肩膀給你。 
 

  致過去的我們,請相信所有分別都是為了再次相遇。



  ※主題:溫暖30題/30百年後用時間見證



  【END】



  小岩生日快樂!!!!! 
  今天一早就在推特和P網上刷到好多糧食覺得幸福快樂///// 
  也謝謝大家一路看到這裡!! 
  這次的誕生祭讓我久違地體驗了想寫什麼就寫吧的感覺, 
  覺得能不顧一切地為小岩和大王寫這麼一回,很開心///// 
 
  然後這篇其實是整個誕生祭裡最先定案的故事, 
  也是我這次唯一沒有變動的主題XD
  對我來說這個故事是前面十個故事的結局, 
  但它其實也是一個開始, 
  因為所有結局都是開始,所有分別都是為了再次相遇(眨眼) 
  然後那隻哥吉拉我真心好想養一隻(爆笑) 
 
  最後希望小岩和大王無論去到哪裡,活在哪個時空,過著什麼生活, 
  都能在彼此身邊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小岩,大王接下來也拜託你了!!!!! 


评论(6)
热度(41)
  1. 祁雪/潛水君✄在極圈裡蹲兒PIANISSIMO 转载了此文字
    【轉】 * 情緒激動注意 啊啊啊啊啊啊啊推爆TAMA太太這篇文!!! 一開始看的時候就在想要留些什麼...
  2. Little TravelerPIANISSIMO 转载了此文字
    2017.06.10的小岩生日快樂! Tama女神超壞的,我根本就從第二回合一路哭到最後這一回合嘛....

© PIANISSIMO | Powered by LOFTER